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苹果女性网 > 职场 > 劳动保障 > 描写雪的作文辞典,描写下雪场景的优美句子,描写瑞雪

描写雪的作文辞典,描写下雪场景的优美句子,描写瑞雪

来源:劳动保障 时间:2018-10-12 点击: 推荐访问:描写冬天的雪优美句子

  目录:

  瑞雪

  风雪

  雪花

  雪景


  瑞雪

  连日来,暖和得如同三月小阳春的气候,骤然变得冷起来了。一清早,晴朗的天空中就布满了铅色的阴云。中午,凛冽的寒风刮起来了。寒风,呼呼地刮了整整一个下午。黄昏时分,风停了,那鹅毛般的大雪,却纷纷扬扬地从半空中降落下来了。

  这是入冬以来胶东半岛上的第一场雨雪。

  这雪,下得很大,也很稳。开始的时候,还伴着一阵儿小雨。不久,雨住了,风停了,就只有那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簌簌落落地飘将下来。一会儿,地面上就发白了。夜里,冬天的山村,万籁俱寂,什么声音也没有,只听到那大雪不断降落的沙沙声和树木的枯枝被积雪压断了的咯吱声。……

  大雪整整下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天放晴了,太阳出来了。推开门一看,嗬! 好大的雪啊! 那山川、河流、树木、房屋,全部笼罩上了一层白茫茫的厚雪。极目远眺,江山万里,变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看近处,那些落光了叶子的树木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而那些冬夏常青的松树和柏树上,则挂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儿。一阵风吹来,树木轻轻地摇晃着,那美丽的银条儿和雪球儿就簌簌落落地抖落下来,玉屑也似的雪末儿,随风飘扬,在清晨的阳光下,幻映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

  大街上,积雪足有一尺多深。人在雪上走着,脚下就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一群群孩子,在雪地里做雪人,掷雪球,那欢乐的叫喊声,嘻闹声,把树枝上的雪都震落下来了。……

  啊,好一幅北国寒冬瑞雪丰年的画图!

  (峻青: 《瑞雪图》)

  那雪如挦绵扯絮,乱舞梨花,下的大了,端的好雪。但见: 初如柳絮,渐似鹅毛。刷刷似数蟹行沙上,纷纷如乱琼堆砌间。但行动衣沾六出,顷刻拂满蜂须。似飞还止,龙公试手于起舞之间;新阳力玉女尚喜于团风之际。衬瑶台,似玉龙鳞甲绕空飞,飘粉额,如白鹤羽毛接地落。正是: 冻合玉楼寒起栗,光摇银海烛生花。

  (笑笑生; 《金瓶梅》)

  目录:

  瑞雪

  风雪

  雪花

  雪景


  瑞雪

  连日来,暖和得如同三月小阳春的气候,骤然变得冷起来了。一清早,晴朗的天空中就布满了铅色的阴云。中午,凛冽的寒风刮起来了。寒风,呼呼地刮了整整一个下午。黄昏时分,风停了,那鹅毛般的大雪,却纷纷扬扬地从半空中降落下来了。

  这是入冬以来胶东半岛上的第一场雨雪。

  这雪,下得很大,也很稳。开始的时候,还伴着一阵儿小雨。不久,雨住了,风停了,就只有那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簌簌落落地飘将下来。一会儿,地面上就发白了。夜里,冬天的山村,万籁俱寂,什么声音也没有,只听到那大雪不断降落的沙沙声和树木的枯枝被积雪压断了的咯吱声。……

  大雪整整下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天放晴了,太阳出来了。推开门一看,嗬! 好大的雪啊! 那山川、河流、树木、房屋,全部笼罩上了一层白茫茫的厚雪。极目远眺,江山万里,变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看近处,那些落光了叶子的树木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而那些冬夏常青的松树和柏树上,则挂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儿。一阵风吹来,树木轻轻地摇晃着,那美丽的银条儿和雪球儿就簌簌落落地抖落下来,玉屑也似的雪末儿,随风飘扬,在清晨的阳光下,幻映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

  大街上,积雪足有一尺多深。人在雪上走着,脚下就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一群群孩子,在雪地里做雪人,掷雪球,那欢乐的叫喊声,嘻闹声,把树枝上的雪都震落下来了。……

  啊,好一幅北国寒冬瑞雪丰年的画图!

  (峻青: 《瑞雪图》)

  那雪如挦绵扯絮,乱舞梨花,下的大了,端的好雪。但见: 初如柳絮,渐似鹅毛。刷刷似数蟹行沙上,纷纷如乱琼堆砌间。但行动衣沾六出,顷刻拂满蜂须。似飞还止,龙公试手于起舞之间;新阳力玉女尚喜于团风之际。衬瑶台,似玉龙鳞甲绕空飞,飘粉额,如白鹤羽毛接地落。正是: 冻合玉楼寒起栗,光摇银海烛生花。

  (笑笑生; 《金瓶梅》)

  目录:

  瑞雪

  风雪

  雪花

  雪景


  风雪

  风刮得很紧,雪片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没有目的地四处飘落。左右两边墙脚各有一条白色的路,好像给中间满是水泥的石板路镶了两道宽边。

  街上有行人和两人抬的轿子。他们斗不过风雪,显出了畏缩的样子。雪片愈落愈多,白茫茫地布满在天空中,向四处落下,落在伞上,落在轿顶上,落在轿夫的斗笠上,落在行人的脸上。

  风玩弄着伞,把它吹得向四面偏倒,有一两次甚至吹得它离开了行人的手。风在空中怒吼,声音凄厉,跟雪地上的脚步声混合在一起,成了一种古怪的音乐,这音乐刺痛行人的耳朵,好像在警告他们: 风雪会长久地管治着世界,明媚的春天不会回来了。

  (巴金: 《家》)

  气压越来越重,山林间布起雪幔。周围的尖峰,像冰山一样,在黑色的天空底版边上,划刻成锯齿形。过膝的雪层,填满了沟谷,铺遮了岭颠,掩饰了战壕,换来了一幅幽静悦目的图画。这图画立刻被西伯利亚狂风撕毁了。它冲锋似的怒吼,蛮横地掀起了雪幔,飞扑着树林,沟壑……菠萝叶子呼出悲惨的尖啸; 豹子、狼,也嚎起饥寒来了。

  (骆宾基: 《边陲线上》)

  狂风卷来的暴雪,它的密度向来没有见过,空中几乎拥挤不下了,两人相隔三步的距离,这密雪就像一堵雪墙一样把两个人隔开,谁也看不到谁。天、地、空、雪,成了无空间的一体,小山沟填平了,百年的老树折断了腰,人在帐篷外甚至连几秒钟也立不住。在这里,人和雪花的重量几是相等了! 谁也不敢说可以凭着自己的重量,而不会和雪花一样被大风刮跑。

  (曲波: 《林海雪原》)

  鹅毛样雪片犹如大风卷起了棉花山,在山间翻磙着,劈头盖面地砸下来,树木变成了银枝玉叶,山峦、道路、河流、草丛……一片白茫茫的。

  (青林: 《牧羊鞭》)

  雪开始下了。先是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的轻轻轻轻飘扬着; 然后越下越大,一阵紧似一阵,风绞着雪,团团片片,纷纷扬扬,顷刻间天地一色,风色迷漫了整个原野。

  (方纪: 《不连续的故事》)

  腊月严冬,云层密布,狂风卷着雪头,呼啸着,翻滚着,遮天盖地而来。飞舞的雪粉,来往冲撞,不知它是揭地而起,还是倾天而降,整个世界混混沌沌皑皑茫茫,大地和太空被雪混成了一体。

  (曲波: 《林海雪原》)

  风卷着雪花,狂暴地扫荡着山野、村庄,摇撼着古树的躯干,撞开了人家的门窗,把破屋子上的茅草,大把大把地撕下来向空中扬去,把冷森森的雪花,撒进人家的屋子里,并且在光秃秃的树梢上,怪声地怒吼着、咆哮着,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它的驯顺的奴隶,它可以任意的蹂躏他们,毁灭他们。

  (峻青: 《党员登记表》)

  天渐渐黑下来,风也愈紧愈大;乌云更沉重地压向地面,笼盖了苍茫的田野、道路和村庄,使平原上早春的黄昏,立即转为黑夜。雪开始下了。先是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的轻轻轻轻飘扬着; 然后越下越大,一阵紧似一阵,风绞着雪,团团片片,纷纷扬扬,倾刻间天地一色,风雪迷漫了整个原野。

  (方纪: 《不连续的故事》)

  随后我们顺着雪白的荒野,在暴风雪的寒冷、澄澈而摇晃的光辉中不停地行了好一阵。我张开眼睛一看,前面依旧竖着那个积满雪的难看的帽子和脊背,依旧是那个低矮的车轭,车轭之下,在两条拉紧的皮带中间,辕马的脑袋一直摇摇晃晃,并且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辕马的黑色鬃毛被风均匀地吹得倒向一边。从背后望去,右边依旧是那匹尾巴缚得很短的枣红骖马,以及那偶尔敲响雪橇前板的辊子。往下看去,雪橇的滑木在划开那同样松散的积雪; 风执拗地把一切都往一个方向吹。前面跑着带头的两辆雪橇,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右边,左边,到处是白茫茫、灰糊糊的。我的眼睛想找到一样新鲜的东西,但是找不到: 没有一个路标,没有一堆干草,没有一堵篱笆,什么也看不见。到处是一片雪白,而且变化多端: 一会儿,地平线似乎无比遥远,一会儿,又似乎近在咫尺; 一会儿,右边突然矗立起一道白色的高墙,并且在雪橇旁边奔跑,一会儿,那墙突然消失,接着又出现在前面,不停地往后退,然后再次消失。往上望去,最初一刹那似乎觉得很亮,仿佛通过迷雾可以看见星星; 可是星星越来越高,所看见的就只有从眼睛旁边落到脸上和大衣领子上的雪了。天空处处都是同样光亮,同样洁白,单调,并且经常在变动。风似乎不停地在改变方向: 一会儿迎面吹来,吹得雪花糊住了眼睛; 一会儿从旁边讨厌地把大衣领子翻到头上,嘲弄地拿它抚摩着我的脸; 一会儿又从后面通过什么窟窿呼呼地吹着。但听得雪橇滑木和马蹄不停地在雪地上发出微弱的飒飒声,以及当我们走在积雪较深的地方时,铃铛逐渐低沉的响声。只有当我们偶尔逆风和走在光滑的冰地上时,才清晰地听见伊格拿特雄赳赳的呼啸声和他的铃铛的响亮颤动的回声。这些声音忽然生气勃勃地打破了荒野的阴郁气氛,然后又是单调的响声。我不禁觉得仿佛在奏着一种令人难受的千篇一律的调子。我的一只脚开始冻僵了,而当我翻身想把身子裹得更严密一些时,落在领子上和帽子上的雪就从脖子里滑进去,冷得我发抖。

  (〔俄〕列夫·托尔斯泰: 《暴风雪》)

  目录:

  瑞雪

  风雪

  雪花

  雪景


  雪花

  天色愈阴暗了,下午竟下起雪来,雪花大的有梅花那么大,满天飞舞,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将鲁镇乱成一团糟。

  (鲁迅: 《祝福》)

  早晨像盐粉一样飘下来的雪花,越来越大,终于变成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莫斯科变成了一个银白世界。有几辆黑色的轿车,给雪花盖住,也仿佛成了陷在盐堆里的黑色小甲虫。只有一簇簇的小白桦树,这著名的耐寒的树木仍然坚强挺立,它虽然也戴上顶冰雪帽子,但是依旧不减其雄姿翠色; 大风刮过,它们摇曳一下身子,雪花就一个劲儿地向下滑落了。

  (秦牧: 《欧洲的风雪和阴霾》)

  第二天清早,雪花没天盖地地飘着,山野全白了。带着湿味的初冬的雪片飘积在道边群树上。有好几处,发脆的杨木的树枝丫被雪压断了。寻食的鸦雀在树木之间展翅,跳跃,振落在枝上的积雪。近处的几个萧索的山村,全埋在雪里,远处的群峰,在弥漫的雪的烟雾里,变成了灰色; 再远的,溶入迷蒙的空际,自己也变迷蒙了。

  (周立波: 《金戒指》)

  就在这时候,洁白洁白的雪花,悄然无声地来了,一点儿也不惊扰庄稼人的梦境,轻轻地落下来,飘飘洒洒,纷纷扬扬。那些黑色的屋顶,泥泞的田坎,长满枯草的斜坡,光溜溜的井台,落了叶的桑树……不多一会儿,全被无私的飞雪打扮起来了,荒芜的葫芦坝穿上了洁白的素装,变得格外美丽,像一个白衣的少妇,身上挂着一条蓝色的丝绦,静静地站立在耳鼓山下,默默地望视着幽邈的苍穹,沉思着……

  (周克芹: 《许茂和他的女儿们》)

  静静的空间,都让白雪给添满。雪花打着雪花,雪花打着松枝,雪花打着地面。

  雪渐渐大了,风渐渐冷了,雪片都破碎了,碎成不脆又薄的雪粉。雪在风里旋着,风在雪里扰着。冬天呜咽着,树林蔓延在山谷上,它吼鸣着。

  (端木蕻良: 《大地的海》)

  我喜欢眼前飞舞着的上海的雪花。它才是“雪白”的白色,也才是花一样的美丽。它好像比空气还轻,并不从半空里落下来,而是被空气从地面卷起来的。然而它又像是活的生物,像夏天黄昏时候的成群的蚊蚋,像春天流蜜时期的蜜蜂,它的忙碌的飞翔,或上或下,或快或慢,或粘着人身,再拥入窗隙,仿佛自有它自己的意志和目的。它静默无声。但在它飞舞的时候,我们似乎听见了千百万人马的呼号和脚步声,大海的汹涌的波涛声,森林的狂吼声,有时又似乎听见了情人的切切的密语声,礼拜堂的平静的晚祷声,花园里的欢乐的鸟歌声……它所带来的是阴沉与严寒。但在它的飞舞的姿态中,我们看见了慈善的母亲,柔和的情人,活泼的孩子,微笑的花,温暖的太阳,静默的晚霞……它没有气息。但当它扑到我们面上的时候,我们似乎闻到了旷野间鲜洁的空气的气息,山谷中幽雅的兰花的气息,花园里浓郁的玫瑰的气息,清淡的茉莉花的气息……在白天,它做出千百种婀娜的姿态; 夜间,它发出银色的光辉,照耀着我们行路的人,又在我们的玻璃窗上札札地绘就了各式各样的花卉和树木,斜的,直的,弯的,倒的。还有那河流,那天上的云……

  (鲁彦:《雪》)

  这时开始下微雪了,这样的雪,常常在没有风的时候看见,疏疏的雪片,好像在沉思——落下去好呢,还是不落下去呢?而且差不多就停在透明的空中,悬在那儿,好像瞬息之间,失掉了重量一般,接着迟迟疑疑落到地上,把自己在空中所占的地方,让给同样苛刻,同样温柔的雪片。

  (〔苏〕 费定: 《初欢》)

  一铺由雪片儿构成的连绵不断的帏幕往地面上直落,同时耀出回光; 它隐没着种种物体的外表,在那上面撒着一层冰苔; 在这个宁静而且被严寒埋没的市区的深邃沉寂当中,人都只听见那种飘忽模糊无从称呼的磨擦声息,雪片儿落下来的声息,说声息吗,不如说是感觉,不如说是微尘的交错活动仿佛充塞了空中,又遮盖了大地。

  (〔法〕莫泊桑: 《羊脂球》)

  天还没有黑,潮湿的雪花就开始落到湿润的地面上,万簌俱寂。起初只是几片绒毛细的雪花——美丽透明的六角结晶体在空中飞舞,冉冉飘到地面。后来雪开始下大。傍晚,湿淋淋的雪花纷纷扬扬,铺天盖地,挂满了树枝,厚厚地粘在战士们的头上、肩上和袖臂上。

  (〔苏〕 瓦西里·贝科夫: 《活到黎明》)

  在半夜过后最黑暗的时辰里,幽暗的雪花开始轻轻地降落到镇上来。破晓时分,地上已经盖满了,奇异的雪堆在教堂红宝石颜色的玻璃窗前,给屋顶铺上了一层白毯子。雪使小镇显得丑陋、荒凉。工厂附近两间一幢的房子看上去很脏,七歪八斜,像是马上要坍塌。不知怎的,一切都变得很阴暗、没精打采。可是雪花本身——它身上自有一种美,这里附近一带很少有人领略过的。雪花并不像北方人所描述的那样是白色的。雪花里含有蓝和银色这样柔和的色泽,而天空,则是泛亮的灰色。

  (〔美〕麦卡勒斯: 《伤心咖啡馆之歌》)

  目录:

  瑞雪

  风雪

  雪花

  雪景


  雪景

  ……抬起头来,看那南面的山,一条雪白,映着月光分外好看。一层一层的山岭,却不大分辨得出,又有几片白云夹在里面,所以看不出是云是山。及至定神看去,方才看出那是云、那是山来。虽然云也是白的,山也是白的,云也有亮光,山也有亮光,只因为月在云上,云在月下,所以云的亮光是从背面透过来的。那山却不然,山上的亮光是由月光照到山上,被那山上的雪反射过来,所以光是两样子的。然而只就稍近的地方如此,那山往东去,越望越远,渐渐的天也是白的,山也是白的,云也是白的,就分辨不出什么来了。

  (刘鹗: 《老残游记》)

  停雪后的晚上,房屋披上洁白素装,柳树变成臃肿银条,城墙像条白脊背的巨蛇,伸向远远的灰蒙蒙的暮色烟霭里。远望红关帝庙一带,是一片看也看不清的青悠悠的建筑; 近处,西下洼坎坷不平的地面,被雪填平补齐,变成白茫茫的一片平地。

  (李英儒: 《野火春风斗古城》)

  雪已落了两天,上午刚停止,强烈的冰冻凝固了无限大的积雪面,这道路墨黑、墙垣和树木洒满煤尘的黑色区域,已整个变白,盖了无限的和唯一的白色。在雪底下,二百四十矿村偃卧着,仿佛已消失了。没有一支烟从屋顶上冒出。没有火的房子,和路上的石块一样冷,不能融解屋瓦上的厚层。在白的平原里,这只是一堆白石矿,看来,很像死了的村庄,罩上它的殓尸布。沿着各条街道,只有走过去的巡逻队留下他们践踏过的泥泞和混杂印迹。

  (〔法〕 左拉: 《萌芽》)

  雪后的整个巴塔哥尼亚,变成了一件白色的大斗篷,它顺着派内山逐渐隆起,一直覆盖到它那犹如三只巨指般阴郁地指向蓝天的高高的峰顶。

  (〔智〕科洛亚约: 《奇罗埃人欧泰之死》)

苹果女性网 www.lpg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苹果女性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