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苹果女性网 > 职场 > 劳动保障 > 描写夏天的作文辞典,关于初夏的诗句,描写初夏的优美句子

描写夏天的作文辞典,关于初夏的诗句,描写初夏的优美句子

来源:劳动保障 时间:2018-10-12 点击: 推荐访问:描写初夏景色优美句子

  目录:

  描写初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盛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暮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初夏的作文辞典

  初夏,北方乡村的原野是活跃而美丽的。天上白云缓缓地飘着,广阔的大地上三三两两的农民辛勤地劳动着。柔嫩的柳丝低垂在静谧的小河边上。河边的顽童,破坏了小河的安静,“看呀! 看呀! ” “泥鳅! 这个小蛤蟆”的叫声笑声,飘散在鲜花盛开的早晨,使人不禁深深感到了春天的欢乐。

  (杨沫: 《青春之歌》)

  初夏的早晨,东涌村笼罩着薄薄的微雾。太阳没有出来,珠江河上吹来的暖风,带着潮湿的凉意。木棉花开过了,桃花开过了,雪豆花和各种色泽的菜花,都开过了,东涌村外的平坦的田畴,青青欲滴的软柔柔的稻苗,苍苍翠翠的丛丛蕉叶,在风中摇曳,呈现了一片生意。

  (陈残云: 《香飘四季》)

  初夏的夜晚,既没有春寒,炎热还要过些日子。西风从渭河上游的平原上,掠过正在扬花灌浆的麦穗,吹了过来。风把白天太阳照晒的热气,都带向晋南和豫西去了。有风的晚上,蚊子顾不得叮人。因为多数稻地没泡上水,蛤蟆的叫声也不到最厉害的时候。

  (柳青: 《创业史》)

  天是那样的蓝,日光是那样的明媚,就像这片景色终年在被夏日的风光笼罩着。蓟草的茸花在他们四周飞上飞下,好像被大气的静谧熏醉了似的。热气在熟禾上面跳着舞,还有,四面八方都洋溢着一种柔和的不识不知的嗡嗡声,好像是灿烂的分秒喃喃地在天与地之间举行着宴乐。

  (〔英〕 高尔斯华绥: 《福尔赛世家》)

  现在又到了夏天,静寂的热气在大地上蒸腾,闪着光,闲散而轻柔地晃动着,俨如在溪里游动着的鱼。在远处,那些挡住了视野的山崖不停地闪着青或白的反光; 底下是一片被灼热的阳光所临照的田野,裸麦的花粉在田里飘浮着,像一片轻烟。

  (〔丹〕 尼克索: 《征服者贝莱》)

  目录:

  描写初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盛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暮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初夏的作文辞典

  初夏,北方乡村的原野是活跃而美丽的。天上白云缓缓地飘着,广阔的大地上三三两两的农民辛勤地劳动着。柔嫩的柳丝低垂在静谧的小河边上。河边的顽童,破坏了小河的安静,“看呀! 看呀! ” “泥鳅! 这个小蛤蟆”的叫声笑声,飘散在鲜花盛开的早晨,使人不禁深深感到了春天的欢乐。

  (杨沫: 《青春之歌》)

  初夏的早晨,东涌村笼罩着薄薄的微雾。太阳没有出来,珠江河上吹来的暖风,带着潮湿的凉意。木棉花开过了,桃花开过了,雪豆花和各种色泽的菜花,都开过了,东涌村外的平坦的田畴,青青欲滴的软柔柔的稻苗,苍苍翠翠的丛丛蕉叶,在风中摇曳,呈现了一片生意。

  (陈残云: 《香飘四季》)

  初夏的夜晚,既没有春寒,炎热还要过些日子。西风从渭河上游的平原上,掠过正在扬花灌浆的麦穗,吹了过来。风把白天太阳照晒的热气,都带向晋南和豫西去了。有风的晚上,蚊子顾不得叮人。因为多数稻地没泡上水,蛤蟆的叫声也不到最厉害的时候。

  (柳青: 《创业史》)

  天是那样的蓝,日光是那样的明媚,就像这片景色终年在被夏日的风光笼罩着。蓟草的茸花在他们四周飞上飞下,好像被大气的静谧熏醉了似的。热气在熟禾上面跳着舞,还有,四面八方都洋溢着一种柔和的不识不知的嗡嗡声,好像是灿烂的分秒喃喃地在天与地之间举行着宴乐。

  (〔英〕 高尔斯华绥: 《福尔赛世家》)

  现在又到了夏天,静寂的热气在大地上蒸腾,闪着光,闲散而轻柔地晃动着,俨如在溪里游动着的鱼。在远处,那些挡住了视野的山崖不停地闪着青或白的反光; 底下是一片被灼热的阳光所临照的田野,裸麦的花粉在田里飘浮着,像一片轻烟。

  (〔丹〕 尼克索: 《征服者贝莱》)

  目录:

  描写初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盛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暮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盛夏的作文辞典

  盛夏的太阳照在沉雄的函谷关头,屋脊上的鳌鱼和关门洞口上的朝阳双凤都好像在喘息一样。

  关外有几株白杨,肥厚的大叶在空中翻作白灼的光辉。无数的鸣蝉正在力竭声嘶地苦叫。

  遍体如焚的大地之上,只在这些白杨树下残留着一段阴影了。

  (郭沫若: 《柱下史入关》)

  太阳的热力已经烤透了这饱和着水分的铅色的大气层,现在人们就跟在炙热的铅板下边差不多。油汗淫淫,满头满脸腻出来,可又立即塞住了毛孔。

  死白色的沙滩也是热腾腾的。一脚下去,就有一股辛辣的气味直扑鼻孔。小摊上的食物全蒙着一层看不见的细沙,手指摸上去总觉得不对劲儿。

  (茅盾: 《一个够程度的人》)

  火焰焰的太阳虽然还未直照,但路上的沙土仿佛已是闪烁地生光;酷热满和在空气里面,到处发挥着盛夏的威力。许多狗都拖出舌头来,连树上的乌老鸦也张着嘴喘气……

  (鲁迅: 《示众》)

  夏天一到,这青山一天一个样,经过烈日的暴晒,骤雨的浇淋,那草木就窜枝拔节很快地长起来,变得葱茏青黑了。这时,山地里一片青纱帐起,那些狼呀山猫子呀野兔子呀……逍遥自在地活跃在里面,就像鱼儿游在海洋里那样。

  (冯德英: 《苦菜花》)

  湛蓝的天空,仅有几朵不动的白云,吉鸟躲避着毒热的日光,在密密的树叶下烦躁地叫; 村头树林里,山鸽不停声地、单调而沉闷地歌唱; 银白的水鸟像一道暴风雨中的闪电,在运河上嬉闹。

  多么美丽晴朗的夏天! 这正是运河平原充满希望的劳动季节。

  (刘绍堂: 《山楂树的歌声》)

  沿路的景物真不坏,江南的仲夏,原是一副天上乐园的景色。一路上没有一块荒土,都是绿的稻,绿的树,绿的桑林。偶然见些池塘,也都有粗大的荷叶与细小的菱叶浮泛在水面。

  (郑振铎: 《鸟》)

  桉树的绿叶婆娑摇摆,成熟的稻田一片金黄,偶尔出现一片芋田,那颜色又绿得像要滴下油来;有时路旁又出现几株荔枝,累累的果子正在蝉声中逐渐发红。好一幅色彩浓烈的盛夏图画!

  (秦牧: 《赌赛》)

  路旁边浪似地滚着高高低低的黄土。太阳给埋在黄土里。可是太阳还烧得怪起劲的,把他们的皮肉烧得变成紫黑色,似乎还闻得到一股焦味儿。

  (张天翼: 《仇恨》)

  七月的北大荒,天气清明,微风徐来,袭人衣襟。茂密的草丛上,厚厚的盖着五颜六色的花朵,泛出迷人的香气,粉红色的波斯菊,鲜红的野百合花,亭亭玉立的金针花,正如丝绒绵绣,装饰着这无边的大地。蜜蜂、蝴蝶、蜻蜓闪着五彩缤纷的翅膀飞翔。野鸡野鸭、鹭鸶、水鸟,在低湿的水沼处欢跳,麂子、獐子在高坡上奔窜。原来北大荒的主人们,那些黑熊、野猪、狼、狐……不甘心退处边远地带,留恋着这蔚蔚群山,莽莽草原,还经常偷跑到庄稼地里寻找食物,侵袭新主人。表面上看来非常平静的沃野,一切生物都在这里为着自己的生长和生存而战斗。

  被包围在这美丽的天地之间的农场景色,就更是壮观,玉米绿了,麦子黄了,油漆的鲜红鲜红的拖拉机、联合收割机,宛如舰艇,驰骋在金黄色的海洋里,劈开麦浪、滚滚前进。它们走过一线,便露出一片黑色的土地,而金字塔似的草垛,疏疏朗朗一堆堆排列在土地之上,太阳照射在上边,闪着耀眼的金光。

  (丁玲: 《杜晚香》)

  六月十五那天,天热得发了狂。太阳刚一出来,地上已像下了火。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的浮在空中,使人觉得憋气。

  …………

  街上的柳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 枝条一动也懒得动的,无精打采的低垂着。马路上一个水点也没有,干巴巴的发着些白光。便道上尘土飞起多高,与天上的灰气联接起来,结成一片毒恶的灰沙阵,烫着行人的脸。处处干燥,处处烫手,处处憋闷,整个的老城像烧透的砖窑,使人喘不出气。狗爬在地上吐出红舌头,骡马的鼻孔张得特别的大,小贩们不敢吆喝,柏油路化开; 甚至于铺户门前的铜牌也好像要被晒化。

  (老舍: 《骆驼祥子》)

  地上蒸出一种怪味儿: 像是火药气,又像是尸臭,可是什么也没有瞧见。天地的尽头给太阳烤得冒烟。天地的尽头仿佛在慢慢地动着动着: 唔,那里给太阳烤得卷起边来了,烤烧饼似的——烧饼不是烤呀烤的就卷起边来了么。

  (张天翼: 《仇恨》)

  晴空万里,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滚烫; 一阵南风刮来,从地上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地使人感到窒息。杂草抵不住太阳的暴晒,叶子都卷成个细条了。每当午后,人们总是特别容易感到疲倦,就像刚睡醒似的,昏昏沉沉不想动弹。连林子里的小鸟,也都张着嘴巴歇在树上,懒得再飞出去觅食了。

  (金敬迈: 《欧阳海之歌》)

  六月中旬的天气已经够热了,这下午三四点钟时分,更是一天里最难耐的时候,公路上焦干、滚烫,脚踏下去,一步一串白烟; 空气又热又闷,像划根火柴就能点着了似的。

  (王愿坚: 《普通劳动者》)

  ……到了仲夏,难受的日子来了,地面上,烟雾迷蒙的淡黄色天空中,有一种郁闷的、酷热的肃静;泥炭田和树林到处在起火。忽然刮来一阵干燥炎热的狂风,凶恶地嘶叫,呼啸,从树上扯下干萎的叶子,卷起去年的红色的松针,扬起灰砂的烟雾,赶着这片烟雾沿着地面向前滚去,一路上卷走刨花、麻皮、鸡毛,推着行人往前走,打算从他们身上剥下衣服来,后来,隐藏在树林里,把大火吹得越发旺了。

  (〔苏〕高尔基: 《阿尔达莫诺夫家的事业》)

  是一个干旱的夏天。村庄对面的顿河的水变浅了,那片从前是急流奔驰的地方,现在变成了浅滩,牛走过对岸去的时候,水连它们的脊背都没不过了。每天夜里,沉闷的暑热就从山冈上吹到村子里来,风把草的香味吹散到空中。牧场上的干蓬蒿都烧起来了,甜藜像一条看不见的帐幕一样遮住了顿河的两岸。一到夜间,顿河对岸的天空上就布满了黑云,雷声干燥地和隆隆地响着,但是一点雨也没有落到被热气蒸烧着的大地上来,闪电空打个不住,把天空划成许多尖角形的蓝色块子。

  (〔苏〕 肖洛霍夫: 《静静的顿河》)

  七月的热天气,不知不觉地就来了;平谷里面的大气,好像麻药似的,困腾腾地笼罩在工人、牸牛和树木上面。热气腾腾的大雨一场一场地下, 使那些牸牛放青的草场里的青草长得更旺……

  (〔英〕哈代: 《德伯家的苔丝》)

  两星期以来,不曾下过一滴雨; 乳白色的轻雾弥漫在空气里,笼罩着远处的林木;从那里,散发着燃烧似的气息。许多灰暗的、轮廓朦胧的云片,悠闲地浮在苍蓝的天上,缓缓地爬了过去;强劲的枯风不断吹拂着,但不能驱走暑热。

  (〔俄〕屠格涅夫: 《贵族之家》)

  明媚的仲夏照耀着英格兰; 天空如此明净,太阳如此灿烂。在我们这波涛围绕的地方,难得有一个这样好的天气,现在却接连很多天都这样。

  仿佛有一大群意大利天气,像欢快的过路鸟从南方飞来,栖息在阿尔比恩的悬崖上。

  干草已经收了进来; 桑菲尔德周围的田地一片青翠,已经收割过了; 大路让太阳晒得又白又硬; 树木郁郁葱葱,十分茂盛;树篱和树林枝繁叶密,色泽浓重,和它们之间满地阳光的明亮的牧草地形成很好的对比。

  (〔英〕夏洛蒂·勃朗特: 《简·爱》)

  四下里静悄悄的。树叶在阳光中轻轻颤抖,一层淡薄的水汽在空气中飘过,迷惘的苍蝇旋转飞舞,嗡嗡的闹成一片,像大风琴; 促织最喜欢夏天的炎热,一劲儿的乱叫: 慢慢的,一切都静下去了……树颠啄木鸟的叫声有种奇怪的音色。平原上,远远的有个乡下人在吆喝他的牛; 马蹄在明晃晃的路上响着。

  (〔法〕马曼·罗兰: 《约翰·克利斯朵夫》)

  热魔闪动着,使远处的景物都变大了。人们在家里几乎也和在地里一样汗流涔涔。每天早晨昆塔离家去放羊之前,宾塔总是要他搽上红棕榈油以保护双脚,可是每天下午他从空旷的荒野返回村子时,总是唇干舌燥,炙热的土地把他的脚跟都烤得干裂了。有几个孩子返回家中时,脚都裂得流了血……

  太阳升到顶点时,孩子们和他们的猎狗和山羊都躺在矮树丛的阴影中喘着气……

  (〔美〕哈利: 《根》)

  我赶到那里,看见到处都很安静,像个礼拜天似的。这时候,天气很热,阳光很足,扛长活的工人都下地去了。有些甲虫和苍蝇在空中嗡嗡地飞,那一片微弱的声音,更叫人觉得沉闷,好像这里的人都死绝了。一阵微风吹过,树叶就颤动起来,让你觉得阴惨惨的,因为你觉得有什么鬼魂在悄声说话——那些死了很久很久的鬼魂——并且你老以为它们正在讨论你哪。整个的说起来,这种沉闷的空气,总是让人觉得死了才好,死了就万事皆休了。

  (〔美〕 马克·吐温: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那年夏天最时行夸耀,在这历史上是出了名的; 连大地也都夸耀起来——栗树盛开着花,发散出浓郁的花香,在过去从来没有见过,家家花园里都开放着玫瑰; 夜里满天的繁星,简直挤都挤不下; 太阳全身披挂,天天从早到晚在公园上面挥舞着它的铜盾,人们的行为也变得古怪了,在露天底下吃午饭,吃晚饭。出租马车和私人马车,川流不息地通过明媚的泰晤士河上的桥把成千成万的中层人士载往布西,载往里希蒙,载往开游,载往汉普登行宫,去领略一下郊外风光; 那种盛况据说简直空前。

  (〔英〕 高尔斯华绥: 《福尔赛世家》)

  气温非常之高,火热的太阳直射着一切,使那些石级都发了白光。由于这些石级的反射作用使廊檐下也热了起来,因此那里的空气沉闷,像锅炉一样的灼热烫人。那些没有人坐的椅子在这炎热的气候中发出脆裂的声音。至于站立着的那些投机者,他们在设法寻找由那些柱子遮成的一条一条的阴影,以期躲避太阳的热力。

  (〔法〕 左拉: 《金钱》)

  中午是热的; 天上一片云彩也没有。太阳不动地站立当顶,烧灼着草。空气停止流动,不动地凝滞着。枝头没有一声綷縩, 水面没有一丝涟漪; 不破的寂静统治着四野和村子,仿佛万物都死尽了,人的声音,在空中远远地反响地传来。听见有一匹金龟子在二十沙寻以外振翅飞鸣,深草里,谁尽在打鼾,仿佛谁倒向那里美梦地熟睡。

  (〔俄〕 冈察洛夫: 《奥勃洛摩夫》)

  我们坐在树荫底下; 但是树荫底下也很闷热。苦重而炎热的空气仿佛停滞了; 火热的脸愁苦地等候着风,但是风不来。太阳在蓝得发暗的天空中火辣辣地照着; 在我们对面的岸上,是一片黄澄澄的燕麦田,有些地方长出苦艾来,竟连一根麦穗都不动摇一下。稍低的地方,有一匹农家的马站在河里,水齐着膝,懒洋洋地在那里摇动湿淋淋的尾巴; 有时在低垂的灌木底下浮出一条大鱼来,吐出泡沫,慢慢地沉到了水底,在身后留下些微波。蚱蜢在焦黄色的草里叫着; 鹌鹑懒洋洋地啼着; 鹞鹰平稳地在旷野上面翱翔,常常在一个地方停留下来,很快地拍着翅膀,把尾巴展开成扇子形。我们被炎热所压迫,一动不动地坐着。

  (〔俄〕 屠格涅夫: 《猎人笔记》)

  目录:

  描写初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盛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暮夏的作文辞典


  描写暮夏的作文辞典

  太阳透过榆树的密密层层的叶子,把阳光的圆影照射在地上。夏末秋初的南风刮来了新的麦子的香气和蒿草的气息。北满的夏末秋初是漂亮的季节,这是全年最好的日子。天气不凉,也不顶热,地里还有些青色,人也不太忙。

  (周立波: 《暴风骤雨》)

  八月初头,小麦黄了。看不到边儿的绿色的庄稼地,有了好些黄灿灿的小块,这是麦地。屯落东边的泡子里,菱角开着小小的金黄的花朵,星星点点的,漂在水面上,夹在确青的蒲草的中间,老远看去,这些小小的花朵,连成了黄乎乎的一片。

  远远的南岭,像云烟似的,贴在蓝色的天边。燕子啾啾地叫着,在天空里飞来飞去,寻找吃的东西,完了又停在房檐下,用嘴壳刷洗它们的毛羽。

  雨水挺多,园子里种下的瓜菜,从来不浇水。天空没有完全干净的时候,总有一片或两片雪白的或是乌黑的浮云。在白天,太阳照射着,热毛子马熬得气乎乎,狗吐出舌头。可是,到下晚,大风刮起来,高粱和苞米的叶子沙拉拉地发响。西北悬天起了乌黑的云朵,不大一会,瓢泼大雨到来了,夹着炸雷和闪电。因为三天两头地下雨,道上黑泥总是不干的,出门的人们都是光着脚丫子,顺着道沿走。

  (周立波: 《暴风骤雨》)

  这是一年中正当夏季转折点的时节,那时节,本年的收获已经确定,人已开始考虑来年的播种,而且马上要着手刈草了; 那时节,黑麦通通结了穗,虽然那穗还没有长满,还是轻飘飘的,一片浅绿色的麦浪在风中波动; 那时节,绿色的燕麦,和四处散布着的一簇簇的黄色的草一道,参差不齐地伸出在播种迟了的田野上; 那时节,早种的荞麦已经发了芽,盖没了地面; 那时节,被家畜践踏得像石头一样坚硬了的休耕地已经翻耕了一半,仅仅残留下没有被翻耕过的小路; 那时节,堆积在田里的干粪堆在日落时发散出和绣线菊混合的气味; 在低地上河旁的草原像一片大海似地伸展着,等待着镰刀,在那草原上黑魆魆地四处堆积着被割除了的酸梅草的茎干。

  (〔俄〕列夫·托尔斯泰: 《安娜·卡列尼娜》)

  烈日当空。道路两旁,成熟的谷物在炎热下弯着腰,低着头。蚱蜢多得像草叶,在小麦和黑麦地里,在岸边的苇草丛中,四外都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

  在这酷热的天空下,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天色蔚蓝耀眼,带着那种即将变成火红的橙黄,就像金属过于接近炉火时一样。

  (〔法〕 莫泊桑: 《一生》)

  夏季眼看就要给排挤掉了。可是夏季逗留着不肯就走,奄奄一息的躺在山峦间,使山谷愈来愈阴暗,把衰微中的力量和魇足了的喜悦织成一幅雾霭的天幕,它在世上耽过了,好好的耽过了,因此镇静、满足的走向死亡。

  (〔美〕杰克·伦敦: 《马丁·伊登》)

  美丽的夏季衰萎了,衰萎了;

  明朗的日子正飞逝过去; 阴霾的云雾

  在松林微睡的阴影中蔓延着。

  丰收的田地荒芜了;

  嬉戏的溪涧寒冷起来;

  浓茂的树林斑白了;

  连苍穹也显得暗淡无光。

  (〔俄〕普希金: 《给娜泰霞》)

苹果女性网 www.lpg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苹果女性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