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苹果女性网 > 职场 > 劳动保障 > 描写春天的作文辞典,描写初春的句子,初春的名家作文

描写春天的作文辞典,描写初春的句子,初春的名家作文

来源:劳动保障 时间:2018-10-12 点击: 推荐访问:描写初春春天的短文

  目录:

  描写初春的作文

  描写仲春的作文

  描写暮春的作文


  初春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长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 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湿润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婉转的曲子,与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在嘹亮地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

  ……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

  (朱自清: 《春》)

  挟着春的气息的南风,吹着他的头发;报春的燕子往来梭巡,空中充满了它们的呢喃的繁音;新生的绿草,笑迷迷地软瘫在地上,像是正和低着头的蒲公英的小黄花在绵绵情话; 杨柳的柔条很苦闷似的聊为摇摆,它显然是因为看见身边的桃树还只有小嫩芽,觉得太寂寞了。

  (茅盾: 《动摇》)

  清明已过了,大概是; 海棠花不是都快开齐了吗?今年的节气自然是晚了一些,蝴蝶们还很弱; 蜂儿可是一出世就那么挺拔,好像世界确是甜蜜可喜的。天上只有三四块不大也不笨重的白云,燕儿们给白云上钉小黑丁字玩呢。没有什么风,可是柳枝似乎故意地轻摆,像逗弄着四外的绿意。田中的清绿轻轻地上了小山,因为娇弱怕累得慌,似乎是,越高绿色越浅了些; 山顶上还是些黄多于绿的丝缕呢。山腰中的树,就是不绿的也显出柔嫩来,山后的蓝天也是暖和的,不然,大雁为何唱着向那边排着队去呢?石凹藏着些怪害羞的三月兰,叶儿还赶不上花朵大。

  小山的香味只能闭着眼吸取,省得劳神去找香气的来源,你看,连去年的落叶都怪好闻的。

  (老舍: 《微神》)

  春天,枯黄的原野变绿了。新绿的叶子在枯枝上长出来。阳光温柔地对着每个人微笑,鸟儿在歌唱飞翔。花开放着,红的花,白的花,紫的花。星闪耀着,红的星,黄的星,白的星。蔚蓝的天,自由的风,梦一般美丽的爱情。

  (巴金: 《春天里的秋天》)

  春天好似不管人间有什么悲痛,又带着它的温暖与香色来到北平。地上与河里的冰很快的都化开,从河边与墙根都露出细的绿苗来。柳条上缀起鹅黄的碎点,大雁在空中排开队伍,长声的呼应着。一切都有了生意……

  (老舍: 《四世同堂》)

  小园已经有点春意了,首先是荡漾在杨柳枝头的绿雾,其次是清晨飞来的莺声;下过几阵细雨,荒坪又给涂上一层浅浅的颜色,青油油的地,如沙漠上的绿洲,难道这不就是黯淡欲绝的人生里一线生机吗?

  (唐弢: 《自春徂秋》)

  故乡的风筝时节,是春二月,倘听到沙沙的风轮声,仰头便能看见一个淡墨色的蟹风筝或嫩蓝色的蜈蚣风筝。还有寂寞的瓦片风筝,没有风轮,又放得很低,伶仃地显出憔悴可怜模样。但此时地上的杨柳已经发芽,早的山桃也多吐蕾,和孩子们的天上的点缀相照应,打成一片春日的温和。

  (鲁迅: 《风筝》)

  这时节,百花还没有长出蓓蕾,冬眠的动物还没有开始苏醒,枝头的绿意,也真正才只有那么一星点儿,若有若无,就像何逊诗中写的: “轻烟渗柳色”,稍不经心,不定就真以为盘旋在树梢的只是一缕缥缈的轻烟。

  (袁鹰: 《长安柳色》)

  还是阳历二月底,但赣南的春天竟来得这么早,满眼桃红李白,碧绿生青。杜鹃花映山红,杨梅花星星点点,梧树树上的白花,怒放着红蕊,棠梨花结成白色的绣球,伸出在两树之间。杉树上的木菌,长成圆凳似的。生命是多么旺盛呵!

  (菡子: 《山中》)

  天气一天天暖和。有的地方已经化冻。但在低洼或背阳的地方留着残雪,小片小片的白雪上刻满了一条条像黄色花边似的链轨的印迹。天上,像雾似的薄云里,有时会投射出温煦的阳光。林带里的白杨和柳树的细细的梢子,好像在水里浸泡过似的——在这一夜之间变粗了,这是春天的最早的信号。

  (艾青: 《绿洲笔记》)

  当春间二三月,轻飔微微的吹拂,如毛的细雨无因的由天上洒落,千条万条的柔柳,齐舒了他们的黄绿的眼,红的白的黄的花,绿的草,绿的树叶,皆如赶赴市集者似的奔聚而来,形成了烂漫无比的春天时,那些小燕子,那么伶俐可爱的小燕子,便也由南方飞来,加入了这个隽妙无比的春景的图画中,为春光平添了许多的生趣。

  (郑振铎: 《海燕》)

  春天在哪里呢? 到大自然中找春天去! 春在枝头,柳条嫩绿,桃花鲜艳。春在空中,和风送暖,燕子翻飞。春在水里,鱼儿追逐,鸭子戏水。春在田间,麦苗返青,菜花金黄。到处都有春天,春满人间。

  春风送暖,冰雪消融,小草偷偷地从地里钻出来,大地披上了绿色的新装。柳树发芽,果树开花,明媚的阳光普照山河,到处是生气勃勃的景象。小鸟在枝头歌唱,蝴蝶在花间飞舞。它们在美好的春光里,多么欢乐啊!

  南国春早,真正的春天在崭新的日历刚刚掀开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来临了。这比冰天雪地的东北几乎要快上半年。……在温煦的阳光之下,田野里东一片、西一片,都是菜园。芥兰开满了白花,白菜簇生着黄花,椰菜在卷心,枸杞在摇曳,鹅黄嫩绿,蝶舞蜂喧,好一派艳阳天景色!

  (秦牧: 《古战场春晓》)

  不管怎样,冬天毕竟过完了。到四月初,白昼变得温暖,夜晚仍旧寒冷;冬天还不肯退让,可是终于来了温暖的一天,打退了冬季,于是小河流水,百鸟齐鸣。河边的整个草场和灌木给春潮淹没,茹科沃和对岸的高坡中间那一大块地方被一片汪洋大水占据,野鸭子在水面上这儿一群那儿一群地飞起飞落。每天傍晚,火红的春霞和华美的云朵造成新的、不平凡的、离奇的景致,日后人们在画儿上看见那种彩色和那种云朵的时候简直不会相信是真的。

  (〔俄〕契诃夫: 《农民》)

  ……春天到来了,美丽而又温和,没有春天素常的那种延迟和变幻莫测,是一个草木、动物和人类皆大欢喜的稀有的春天。这可爱的春天更鼓舞了列文,加强了他抛弃过去的一切,坚定而独立地建立他的孤独生活的决心。……

  春天姗姗来迟。大斋期的最后两三个星期,天气一直是晴朗而严寒的。在白天,太阳光下温暖到可以融解冰雪,但是在晚间,却甚至冷到冰点以下七度。雪面上冻结成了这么厚一层冰,以致他们可以坐着车在没有路的地方走过。复活节的时候还是满地的雪。但是突然之间,在复活节的第二天起了一阵暖和的风,乌云笼罩起来,温暖的,猛烈的雨倾泻了三天三夜。到礼拜四,风平息下来了,灰色的浓雾弥漫了大地,好像在掩蔽着自然界所起的变化的神秘一样。在雾里面,水流动着,冰块坼裂和漂浮着,混浊的,泡沫翻飞的急流奔驰着; 在复活节一周后的第一天,在傍晚的时候,雾散开来了,乌云分裂成了小小的卷缩的云朵,天空晴朗了,真正的春天已经到来。在早晨,太阳灿烂地升起来,迅速地融解了盖在水面上的薄薄的冰层,温暖的空气因为从苏生的地面上升起来的蒸汽而颤动着。隔年的草又显出绿色,新嫩的草伸出细微的叶片; 雪球花和红醋栗的枝芽,和粘性的桦树的嫩枝因为液汁而胀满了; 一只探险的蜜蜂正绕着布满的柳树枝头的金色的花朵嗡嗡着。看不见的云雀在天鹅绒般的绿油油的田野和盖满了冰的、刈割后的田地上颤巍巍地歌唱着; 田凫在那积满了塘水的洼地和沼泽上面哀鸣; 鹤和鸿雁高高地飞过天空,发出春的叫喊。脱落了的毛还没有全长起来的家畜在牧场上吼叫起来了; 弯腿的小羊在它们那掉了毛的咩咩地叫着的母亲身边跳跃; 敏捷的小孩在盖满了赤脚印迹的干了的路上奔跑,可以听见在池旁浣衣的农妇们的快活的闲谈和农民们在院子里修理犁耙的斧声。真正的春天已经到来了。……

  (〔俄〕 列夫·托尔斯泰: 《安娜·卡列尼娜》)

  双层窗框卸下了一层,春天以双倍的活力闯进房来。含笑的春日向洒满阳光的窗口探望,山毛榉树的秃枝摇曳着,田野远处呈现出黑黝的一片,田野上有些地方还有星星点点正在融化的白雪,有些地方新生的青草刚刚出土。人们的呼吸也畅快和舒服多了,一切都洋溢着春天的万象更新和朝气蓬勃的生命力。

  (〔俄〕 柯罗连科: 《盲音乐家》)

  春天悄悄地来到了人间。赤裸裸的树木还在阵阵的寒风中颤抖。沟渠里,秋天的败叶正在腐烂,但那里,黄色的莲馨花已在潮湿的草丛中开始探出头来。从整个原野上,从农庄的院子里,从渗透了水分的耕地里,到处可以闻到一种潮湿的、发酵似的气息。无数嫩绿的幼芽从褐色的泥土里钻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法〕 莫泊桑: 《一生》)

  在早春的日子里,当四周一切都发出闪光而逐渐崩裂的时候,通过融解的雪的浓重的水气,已经闻得出温暖的土地的气息;在雪融化了的地方,在斜射的太阳光底下,云雀天真烂漫地歌唱着,急流发出愉快的喧哗声和咆哮声,从一个溪谷奔向另一个溪谷。……

  (〔俄〕屠格涅夫: 《猎人笔记》)

  舢板船靠近右岸划行,河面往左岸突然变得十分宽阔,河水漫到有草的沙岸上了。眼看水在高涨,水波飞溅,冲击着沿岸的灌木林,一股股清滢的春汛顺着许多沟渠和地面的裂缝喧嚣着滚窜到河流里面来。太阳是明媚的,几只黄嘴鸦在阳光里闪着黑钢般的羽毛,呱呱呱呱地叫着,在忙着搭新巢。在向阳的地方,从土里欣欣向荣地茁长出一片片绿茸茸的嫩草。人身上是冷飕飕的,心里却感到美滋滋的,也在茁长出新的希望的幼芽。春天的大地实在太舒适了。

  (〔俄〕 高尔基: 《我的大学》)

  这一年春天降临得很早,刚有一丝春意,气候马上就变暖了。并且同波列西那以往的春天一样,来得很突然。一条条浑浊的小溪闪着亮光,沿着村里的街道向前奔流,遇到小石块阻拦,便发起怒来,喷出一团团的白沫,把木屑和鹅毛冲得滴溜溜的直打转儿。在大水洼里,倒映着蓝的天空,蓝天上飘浮着仿佛不断翻卷的团团白云。雪水从屋檐上像珠帘似的滴落下来,在地上叩出清脆的音响。

  (〔俄〕 库普林: 《阿列霞》)

  春天渐近,实际上已经来临,冬天的严寒已经消除,雪已融化,刺骨的寒风也缓和了。……褐色的花坛上已长出新绿,它一天比一天新鲜,使人觉得仿佛希望之神曾经在夜里打这儿经过,在早上留下了更加明亮的足迹。花儿从叶簇中探出头来,有雪莲花、藏红花、紫色耳状报春花和长着金眼睛似的三色堇。

  (〔英〕夏洛蒂·勃朗特: 《简·爱》)

  那是明媚的春天,可是无论狗或者人都没有注意到。太阳一天比一天升得更早和落得更迟。早晨三点钟就露出曙光,夜里九点钟黄昏还未消逝。漫长的一天里阳光璀璨。阴森可怕的冬之沉寂已经让位于复苏了生命的伟大的春之喧阗。这种喧嚣声发自大地各处,洋溢着生之喜悦。它发自又生意盎然和移动的东西,这些东西在冰天雪地的漫长岁月里曾经像死了一样,并且一动都不动。松树树干里的汁液升起来了。杨、柳发出了嫩芽。灌木和葛藤披上了绿色新装。夜里蟋蟀在叫,白天有各种各样爬的、蠕动的东西沙沙地爬进阳光里。鹧鸪和啄木鸟在森林里咕咕地和笃笃地敲。松鼠在喊嘁喳喳地啁啾,鸟在歌唱,头顶上野雁在盎盎地鸣叫,它们从南方飞来,排成精巧的人字形划破天空。

  每一座山坡上都传来潺潺的流水声,这是看不见的一条条泉水发出的音乐。万物解冻,一切都在溶解,在劈劈啪啪地响着。育空河在奋力挣开束缚着它的冰雪。河水从下面侵蚀它; 太阳从上面侵蚀它。气孔形成了,裂缝产生了,并且扩散开,同时一块块薄薄的碎冰整个落进了河里。而在苏醒的生命这一切爆发、碎裂、悸动之间,在灿烂的阳光下,穿过一阵阵轻轻叹息着的微风,像走向死亡的旅客那样,蹒跚地走着那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和那几只赫斯基狗。

  (〔美〕 杰克·伦敦: 《荒野的呼唤》)

  昏睡的土地觉得它的心复活了。似是而非的初春悄悄地溜入空中,溜入冰冻的地下。像翅膀一般拽展着的榉树枝上,雪滴滴答答地掉下来。一望皆白的草原上面,已经有些嫩绿的新芽像针尖似的探出头来; 它们周围,在雪的空隙中间,潮湿的黑土仿佛张着小嘴在那里呼吸。每天有几个钟点,在坚冰底下昏睡的流水重新吐出喁喁的声音。光秃的林中,有几只鸟唱出尖锐响亮的歌。

  (〔法〕 罗曼·罗兰: 《约翰·克利斯朵夫》)

  光裸、潮湿、温暖的土地从雪衣下面袒露出来,它休养了整整一个冬天,现在正饱含着新鲜的汁液,满怀着再一次做母亲的渴望。一层稀薄的水气从黑色的土地上冉冉升起,把解冻的土地的气息——那种清新惬意而又浓郁醉人的春天的气息,散布到空中去。这种气息就是混杂在城里上百种气息当中也能辨别出来。

  ( 〔俄〕 库普林: 《阿列霞》)

  春季降临了。它给人们带来了光芒万丈,向大地慷慨地倾泻温暖的太阳,也带来了透明的蔚蓝色的天空、醉人的野花香和由芬芳的嫩草织成的华丽地毯。小鸟儿为春之女神唱起了颂歌,同时它们自己也神秘地发出了爱的呼唤。

  (〔意〕乔瓦尼约利: 《斯巴达克思》)

  太阳照暖大地,青草在一切没有锄绝的地方死而复生,不但在林荫路的草地上,甚至在石板的夹缝里长出来,绿油油的。桦树、杨树、野樱树长出发粘的和清香的树叶,椴树上鼓起一个个快要绽裂的花蕾。寒鸦、麻雀、鸽子像每年春天那样已经在欢乐地搭窝,被阳光照暖的苍蝇沿着墙边嗡嗡地飞。植物也罢,鸟雀也罢,昆虫也罢,儿童也罢,一律兴高彩烈。

  (〔俄〕 列夫·托尔斯泰: 《复活》)

  春天。河里的冰块在浮动。

  春天。鸟儿回来了。

  春天。树枝上幼芽膨胀了。

  春天。孩子们大声快乐地喊叫着。

  春天。喇叭手弹着春天之曲。

  春天。冰球赛的季节进入了尾声。

  (〔苏〕 叶·格里高利耶夫: 《恋人曲》)

  被春天的阳光赶逐着,

  雪已经从附近的山上

  汇成许多道混浊的小河

  向着淹没了的牧场奔流。

  自然用欣然的微笑

  睡梦惺忪地迎接一年的初晨,

  蔚蓝的天空发着光辉。

  树林还是透亮的,微微的现出绿色。

  蜜蜂飞出了蜡质的蜂房

  去征收田野的贡奉。

  山谷干了并且斑斓起来;

  一群群牛羊吵闹着,

  夜莺已经在夜的静寂里歌唱过了。

  (〔俄〕普希金: 《叶甫盖尼·奥涅金》)

  目录:

  描写初春的作文

  描写仲春的作文

  描写暮春的作文


  初春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长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 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湿润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婉转的曲子,与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在嘹亮地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

  ……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

  (朱自清: 《春》)

  挟着春的气息的南风,吹着他的头发;报春的燕子往来梭巡,空中充满了它们的呢喃的繁音;新生的绿草,笑迷迷地软瘫在地上,像是正和低着头的蒲公英的小黄花在绵绵情话; 杨柳的柔条很苦闷似的聊为摇摆,它显然是因为看见身边的桃树还只有小嫩芽,觉得太寂寞了。

  (茅盾: 《动摇》)

  清明已过了,大概是; 海棠花不是都快开齐了吗?今年的节气自然是晚了一些,蝴蝶们还很弱; 蜂儿可是一出世就那么挺拔,好像世界确是甜蜜可喜的。天上只有三四块不大也不笨重的白云,燕儿们给白云上钉小黑丁字玩呢。没有什么风,可是柳枝似乎故意地轻摆,像逗弄着四外的绿意。田中的清绿轻轻地上了小山,因为娇弱怕累得慌,似乎是,越高绿色越浅了些; 山顶上还是些黄多于绿的丝缕呢。山腰中的树,就是不绿的也显出柔嫩来,山后的蓝天也是暖和的,不然,大雁为何唱着向那边排着队去呢?石凹藏着些怪害羞的三月兰,叶儿还赶不上花朵大。

  小山的香味只能闭着眼吸取,省得劳神去找香气的来源,你看,连去年的落叶都怪好闻的。

  (老舍: 《微神》)

  春天,枯黄的原野变绿了。新绿的叶子在枯枝上长出来。阳光温柔地对着每个人微笑,鸟儿在歌唱飞翔。花开放着,红的花,白的花,紫的花。星闪耀着,红的星,黄的星,白的星。蔚蓝的天,自由的风,梦一般美丽的爱情。

  (巴金: 《春天里的秋天》)

  春天好似不管人间有什么悲痛,又带着它的温暖与香色来到北平。地上与河里的冰很快的都化开,从河边与墙根都露出细的绿苗来。柳条上缀起鹅黄的碎点,大雁在空中排开队伍,长声的呼应着。一切都有了生意……

  (老舍: 《四世同堂》)

  小园已经有点春意了,首先是荡漾在杨柳枝头的绿雾,其次是清晨飞来的莺声;下过几阵细雨,荒坪又给涂上一层浅浅的颜色,青油油的地,如沙漠上的绿洲,难道这不就是黯淡欲绝的人生里一线生机吗?

  (唐弢: 《自春徂秋》)

  故乡的风筝时节,是春二月,倘听到沙沙的风轮声,仰头便能看见一个淡墨色的蟹风筝或嫩蓝色的蜈蚣风筝。还有寂寞的瓦片风筝,没有风轮,又放得很低,伶仃地显出憔悴可怜模样。但此时地上的杨柳已经发芽,早的山桃也多吐蕾,和孩子们的天上的点缀相照应,打成一片春日的温和。

  (鲁迅: 《风筝》)

  这时节,百花还没有长出蓓蕾,冬眠的动物还没有开始苏醒,枝头的绿意,也真正才只有那么一星点儿,若有若无,就像何逊诗中写的: “轻烟渗柳色”,稍不经心,不定就真以为盘旋在树梢的只是一缕缥缈的轻烟。

  (袁鹰: 《长安柳色》)

  还是阳历二月底,但赣南的春天竟来得这么早,满眼桃红李白,碧绿生青。杜鹃花映山红,杨梅花星星点点,梧树树上的白花,怒放着红蕊,棠梨花结成白色的绣球,伸出在两树之间。杉树上的木菌,长成圆凳似的。生命是多么旺盛呵!

  (菡子: 《山中》)

  天气一天天暖和。有的地方已经化冻。但在低洼或背阳的地方留着残雪,小片小片的白雪上刻满了一条条像黄色花边似的链轨的印迹。天上,像雾似的薄云里,有时会投射出温煦的阳光。林带里的白杨和柳树的细细的梢子,好像在水里浸泡过似的——在这一夜之间变粗了,这是春天的最早的信号。

  (艾青: 《绿洲笔记》)

  当春间二三月,轻飔微微的吹拂,如毛的细雨无因的由天上洒落,千条万条的柔柳,齐舒了他们的黄绿的眼,红的白的黄的花,绿的草,绿的树叶,皆如赶赴市集者似的奔聚而来,形成了烂漫无比的春天时,那些小燕子,那么伶俐可爱的小燕子,便也由南方飞来,加入了这个隽妙无比的春景的图画中,为春光平添了许多的生趣。

  (郑振铎: 《海燕》)

  春天在哪里呢? 到大自然中找春天去! 春在枝头,柳条嫩绿,桃花鲜艳。春在空中,和风送暖,燕子翻飞。春在水里,鱼儿追逐,鸭子戏水。春在田间,麦苗返青,菜花金黄。到处都有春天,春满人间。

  春风送暖,冰雪消融,小草偷偷地从地里钻出来,大地披上了绿色的新装。柳树发芽,果树开花,明媚的阳光普照山河,到处是生气勃勃的景象。小鸟在枝头歌唱,蝴蝶在花间飞舞。它们在美好的春光里,多么欢乐啊!

  南国春早,真正的春天在崭新的日历刚刚掀开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来临了。这比冰天雪地的东北几乎要快上半年。……在温煦的阳光之下,田野里东一片、西一片,都是菜园。芥兰开满了白花,白菜簇生着黄花,椰菜在卷心,枸杞在摇曳,鹅黄嫩绿,蝶舞蜂喧,好一派艳阳天景色!

  (秦牧: 《古战场春晓》)

  不管怎样,冬天毕竟过完了。到四月初,白昼变得温暖,夜晚仍旧寒冷;冬天还不肯退让,可是终于来了温暖的一天,打退了冬季,于是小河流水,百鸟齐鸣。河边的整个草场和灌木给春潮淹没,茹科沃和对岸的高坡中间那一大块地方被一片汪洋大水占据,野鸭子在水面上这儿一群那儿一群地飞起飞落。每天傍晚,火红的春霞和华美的云朵造成新的、不平凡的、离奇的景致,日后人们在画儿上看见那种彩色和那种云朵的时候简直不会相信是真的。

  (〔俄〕契诃夫: 《农民》)

  ……春天到来了,美丽而又温和,没有春天素常的那种延迟和变幻莫测,是一个草木、动物和人类皆大欢喜的稀有的春天。这可爱的春天更鼓舞了列文,加强了他抛弃过去的一切,坚定而独立地建立他的孤独生活的决心。……

  春天姗姗来迟。大斋期的最后两三个星期,天气一直是晴朗而严寒的。在白天,太阳光下温暖到可以融解冰雪,但是在晚间,却甚至冷到冰点以下七度。雪面上冻结成了这么厚一层冰,以致他们可以坐着车在没有路的地方走过。复活节的时候还是满地的雪。但是突然之间,在复活节的第二天起了一阵暖和的风,乌云笼罩起来,温暖的,猛烈的雨倾泻了三天三夜。到礼拜四,风平息下来了,灰色的浓雾弥漫了大地,好像在掩蔽着自然界所起的变化的神秘一样。在雾里面,水流动着,冰块坼裂和漂浮着,混浊的,泡沫翻飞的急流奔驰着; 在复活节一周后的第一天,在傍晚的时候,雾散开来了,乌云分裂成了小小的卷缩的云朵,天空晴朗了,真正的春天已经到来。在早晨,太阳灿烂地升起来,迅速地融解了盖在水面上的薄薄的冰层,温暖的空气因为从苏生的地面上升起来的蒸汽而颤动着。隔年的草又显出绿色,新嫩的草伸出细微的叶片; 雪球花和红醋栗的枝芽,和粘性的桦树的嫩枝因为液汁而胀满了; 一只探险的蜜蜂正绕着布满的柳树枝头的金色的花朵嗡嗡着。看不见的云雀在天鹅绒般的绿油油的田野和盖满了冰的、刈割后的田地上颤巍巍地歌唱着; 田凫在那积满了塘水的洼地和沼泽上面哀鸣; 鹤和鸿雁高高地飞过天空,发出春的叫喊。脱落了的毛还没有全长起来的家畜在牧场上吼叫起来了; 弯腿的小羊在它们那掉了毛的咩咩地叫着的母亲身边跳跃; 敏捷的小孩在盖满了赤脚印迹的干了的路上奔跑,可以听见在池旁浣衣的农妇们的快活的闲谈和农民们在院子里修理犁耙的斧声。真正的春天已经到来了。……

  (〔俄〕 列夫·托尔斯泰: 《安娜·卡列尼娜》)

  双层窗框卸下了一层,春天以双倍的活力闯进房来。含笑的春日向洒满阳光的窗口探望,山毛榉树的秃枝摇曳着,田野远处呈现出黑黝的一片,田野上有些地方还有星星点点正在融化的白雪,有些地方新生的青草刚刚出土。人们的呼吸也畅快和舒服多了,一切都洋溢着春天的万象更新和朝气蓬勃的生命力。

  (〔俄〕 柯罗连科: 《盲音乐家》)

  春天悄悄地来到了人间。赤裸裸的树木还在阵阵的寒风中颤抖。沟渠里,秋天的败叶正在腐烂,但那里,黄色的莲馨花已在潮湿的草丛中开始探出头来。从整个原野上,从农庄的院子里,从渗透了水分的耕地里,到处可以闻到一种潮湿的、发酵似的气息。无数嫩绿的幼芽从褐色的泥土里钻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法〕 莫泊桑: 《一生》)

  在早春的日子里,当四周一切都发出闪光而逐渐崩裂的时候,通过融解的雪的浓重的水气,已经闻得出温暖的土地的气息;在雪融化了的地方,在斜射的太阳光底下,云雀天真烂漫地歌唱着,急流发出愉快的喧哗声和咆哮声,从一个溪谷奔向另一个溪谷。……

  (〔俄〕屠格涅夫: 《猎人笔记》)

  舢板船靠近右岸划行,河面往左岸突然变得十分宽阔,河水漫到有草的沙岸上了。眼看水在高涨,水波飞溅,冲击着沿岸的灌木林,一股股清滢的春汛顺着许多沟渠和地面的裂缝喧嚣着滚窜到河流里面来。太阳是明媚的,几只黄嘴鸦在阳光里闪着黑钢般的羽毛,呱呱呱呱地叫着,在忙着搭新巢。在向阳的地方,从土里欣欣向荣地茁长出一片片绿茸茸的嫩草。人身上是冷飕飕的,心里却感到美滋滋的,也在茁长出新的希望的幼芽。春天的大地实在太舒适了。

  (〔俄〕 高尔基: 《我的大学》)

  这一年春天降临得很早,刚有一丝春意,气候马上就变暖了。并且同波列西那以往的春天一样,来得很突然。一条条浑浊的小溪闪着亮光,沿着村里的街道向前奔流,遇到小石块阻拦,便发起怒来,喷出一团团的白沫,把木屑和鹅毛冲得滴溜溜的直打转儿。在大水洼里,倒映着蓝的天空,蓝天上飘浮着仿佛不断翻卷的团团白云。雪水从屋檐上像珠帘似的滴落下来,在地上叩出清脆的音响。

  (〔俄〕 库普林: 《阿列霞》)

  春天渐近,实际上已经来临,冬天的严寒已经消除,雪已融化,刺骨的寒风也缓和了。……褐色的花坛上已长出新绿,它一天比一天新鲜,使人觉得仿佛希望之神曾经在夜里打这儿经过,在早上留下了更加明亮的足迹。花儿从叶簇中探出头来,有雪莲花、藏红花、紫色耳状报春花和长着金眼睛似的三色堇。

  (〔英〕夏洛蒂·勃朗特: 《简·爱》)

  那是明媚的春天,可是无论狗或者人都没有注意到。太阳一天比一天升得更早和落得更迟。早晨三点钟就露出曙光,夜里九点钟黄昏还未消逝。漫长的一天里阳光璀璨。阴森可怕的冬之沉寂已经让位于复苏了生命的伟大的春之喧阗。这种喧嚣声发自大地各处,洋溢着生之喜悦。它发自又生意盎然和移动的东西,这些东西在冰天雪地的漫长岁月里曾经像死了一样,并且一动都不动。松树树干里的汁液升起来了。杨、柳发出了嫩芽。灌木和葛藤披上了绿色新装。夜里蟋蟀在叫,白天有各种各样爬的、蠕动的东西沙沙地爬进阳光里。鹧鸪和啄木鸟在森林里咕咕地和笃笃地敲。松鼠在喊嘁喳喳地啁啾,鸟在歌唱,头顶上野雁在盎盎地鸣叫,它们从南方飞来,排成精巧的人字形划破天空。

  每一座山坡上都传来潺潺的流水声,这是看不见的一条条泉水发出的音乐。万物解冻,一切都在溶解,在劈劈啪啪地响着。育空河在奋力挣开束缚着它的冰雪。河水从下面侵蚀它; 太阳从上面侵蚀它。气孔形成了,裂缝产生了,并且扩散开,同时一块块薄薄的碎冰整个落进了河里。而在苏醒的生命这一切爆发、碎裂、悸动之间,在灿烂的阳光下,穿过一阵阵轻轻叹息着的微风,像走向死亡的旅客那样,蹒跚地走着那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和那几只赫斯基狗。

  (〔美〕 杰克·伦敦: 《荒野的呼唤》)

  昏睡的土地觉得它的心复活了。似是而非的初春悄悄地溜入空中,溜入冰冻的地下。像翅膀一般拽展着的榉树枝上,雪滴滴答答地掉下来。一望皆白的草原上面,已经有些嫩绿的新芽像针尖似的探出头来; 它们周围,在雪的空隙中间,潮湿的黑土仿佛张着小嘴在那里呼吸。每天有几个钟点,在坚冰底下昏睡的流水重新吐出喁喁的声音。光秃的林中,有几只鸟唱出尖锐响亮的歌。

  (〔法〕 罗曼·罗兰: 《约翰·克利斯朵夫》)

  光裸、潮湿、温暖的土地从雪衣下面袒露出来,它休养了整整一个冬天,现在正饱含着新鲜的汁液,满怀着再一次做母亲的渴望。一层稀薄的水气从黑色的土地上冉冉升起,把解冻的土地的气息——那种清新惬意而又浓郁醉人的春天的气息,散布到空中去。这种气息就是混杂在城里上百种气息当中也能辨别出来。

  ( 〔俄〕 库普林: 《阿列霞》)

  春季降临了。它给人们带来了光芒万丈,向大地慷慨地倾泻温暖的太阳,也带来了透明的蔚蓝色的天空、醉人的野花香和由芬芳的嫩草织成的华丽地毯。小鸟儿为春之女神唱起了颂歌,同时它们自己也神秘地发出了爱的呼唤。

  (〔意〕乔瓦尼约利: 《斯巴达克思》)

  太阳照暖大地,青草在一切没有锄绝的地方死而复生,不但在林荫路的草地上,甚至在石板的夹缝里长出来,绿油油的。桦树、杨树、野樱树长出发粘的和清香的树叶,椴树上鼓起一个个快要绽裂的花蕾。寒鸦、麻雀、鸽子像每年春天那样已经在欢乐地搭窝,被阳光照暖的苍蝇沿着墙边嗡嗡地飞。植物也罢,鸟雀也罢,昆虫也罢,儿童也罢,一律兴高彩烈。

  (〔俄〕 列夫·托尔斯泰: 《复活》)

  春天。河里的冰块在浮动。

  春天。鸟儿回来了。

  春天。树枝上幼芽膨胀了。

  春天。孩子们大声快乐地喊叫着。

  春天。喇叭手弹着春天之曲。

  春天。冰球赛的季节进入了尾声。

  (〔苏〕 叶·格里高利耶夫: 《恋人曲》)

  被春天的阳光赶逐着,

  雪已经从附近的山上

  汇成许多道混浊的小河

  向着淹没了的牧场奔流。

  自然用欣然的微笑

  睡梦惺忪地迎接一年的初晨,

  蔚蓝的天空发着光辉。

  树林还是透亮的,微微的现出绿色。

  蜜蜂飞出了蜡质的蜂房

  去征收田野的贡奉。

  山谷干了并且斑斓起来;

  一群群牛羊吵闹着,

  夜莺已经在夜的静寂里歌唱过了。

  (〔俄〕普希金: 《叶甫盖尼·奥涅金》)

  目录:

  描写初春的作文

  描写仲春的作文

  描写暮春的作文


  仲春

  初春的阳光温暖地照着大地,新耕的泥土发散出一股清香。山路沿着山涧蜿蜒着。清澈的涧水越过一个个圆石,潺潺地向东流去。路旁山坡上已泛出一片青绿,一丛丛野花迎着春风盛开着。时而有几队迟归的雁群在晴空中掠过,发出短促而嘹亮的鸣声。

  (肖平: 《三月雪》)

  在这春色铺满大地的时节,台北近郊的阳明心,早就换上了艳丽外衣,满山万红千紫,无论是小桥流水之滨,曲径回廊之外,修竹古木之下,都有杜鹃花一丛连着一丛怒放着,山上处处樱花盛开,聚成朵朵红云。

  (施翠峰: 《阳明春色》)

  秀丽的梨儿园,景色分外迷人。布谷声声,柳丝条条,到处都开满了鲜艳的桃花、杏花、梨花、李花、油菜花、苕子花、胡豆花,放眼望去,一片红,一片白,一片黄,一片紫。田野里劳动的人,这儿一对那儿一群,鞭声、水声、笑声、歌声,构成了一个喧嚣繁华的世界。

  (克非: 《春潮急》)

  肇家浜路那十里长廊的绿化地带上,那堪称是东风第一枝的玉兰花,开的是多么热烈鲜艳。那白的,素装素裹,晶莹皎洁,亭亭玉立,看着它,人们会情不自禁地产生出一种出污泥而不染的高尚情怀; 紫的呢,则艳而不俗,丽而不媚,同样是昂首挺胸,豪骨侠风。还有,那桃花、杏花、杜鹃、山茶……也都含苞吐蕾,争妍斗艳,竞向人们报告春天的讯息。

  (峻青: 《春光曲》)

  四月中的细雨,忽晴忽落,把空气洗得怪清凉的。嫩树叶儿依然很小,可是处处有些绿意。含羞的春阳只轻轻的,从薄云里探出一些柔和的光线; 地上的人影,树影都是很微淡的。野桃花开得最早,淡淡的粉色在风雨里摆动,好像媚弱的小村女,打扮得简单而秀美。

  (老舍: 《二马》)

  大地欢笑了。

  麦苗兴致勃勃地繁荣生长,遍野是绿油油的一片。草木吐出了青芽、绿叶,桃花接着杏花,在山谷间、田陌上盛开怒放,喷着沁人扑鼻的香气。清清的溪水,潺潺地流着,像仙女身上美丽的飘带,从高崖上伸展到遥远的地方去。山崖上,半空中,林木间,莺、画眉、百灵、燕子、黄雀等等鸟鹊,得意地飞翔着、鸣叫着,鸟鸣和着溪水的流声,在春风里轻轻地回荡。

  (吴强: 《红日》)

  山下一片杏花如云。山谷里溪流旋转,奔腾跳跃,叮咚作响,银雾飞溅。到处都是生机,就连背阴处的薄冰下面,也流着水,也游着密密麻麻的小鱼。向阳的地方更不用说了,一片葱绿,从草势来看,即使在冬天,这草也没有停止生长。

  (王蒙:《蝴蝶》)

  春天的江南是美丽的,风很柔和,空气很清新,太阳很温暖; 大田里的麦苗像一片海,星罗棋布的村庄是不沉的舟; 纵横交错的弯弯曲曲的河道,河边的柳枝吐了嫩芽,芦笋也钻出来放叶透青了; 河道里平静的水,从冬天的素净中苏醒过来,被大自然的色彩打扮得青青翠翠; 真是山山水水都爱娇,好不动人。在阳光明丽的中午,还可以看到水底一群群的游鱼,一动不动地正儿八经停在那儿,好像待命出发的潜艇队伍,这时候整个昆虫界,正在掀起一个极其庞大的解放运动,在每一秒钟里都有无数亿个生命在冬眠的壳壳里冲出来,于是春天才有了活力,春天才如此繁富呀!

  (高晓声: 《钱包》)

  春风吹过林荫道,送来了异样浓郁的香味,在树木绽出新芽和迎春花开花以前,香味就散布在空气中了;那些灰色的草皮有了一点绿意;太阳光晒得相当燠热,女人们只好把她们的伞撑开了。

  (〔波〕普鲁斯: 《傀儡》)

  迷人的春天慷慨地散布着芳香的气息,带来了生活的欢乐和幸福。杜鹃隐藏在芒果树的枝头,用它那圆润、甜蜜、动人心弦的鸣啭来唤醒人们的希望。成群的画眉像迎亲队似的蹲在玛胡树的枝头。楝树、花梨树和醋栗树都仿佛被自身的芬芳熏醉了。何利走到芒果园里,看见芒果花开得像满天繁星一样。

  (〔印〕普列姆昌德: 《戈丹》)

  在海洋上,春天差不多老是守在热带的永恒的八月天的门口。那种暖洋洋而凉爽晴朗、鸟语花香、多色多艳的白天,就像是波斯那种盛冰果子酱的水晶杯子——光闪闪地高堆着玫瑰色的水沫。繁星闪烁、端庄肃穆的夜空,像是穿着珠光宝气的天鹅绒衣服的傲慢贵妇,一边高傲孤单地在家里哺养孩子,一边在想念着那不在她身旁的南征北伐的公爵,想念着那盔甲辉煌的太阳! 在熟睡的人说来,这种逗人兴致的白天和如此诱人的夜晚,都同样是可以酣睡的。不过,这种富有诱惑力的灿烂天气,并不光是给外界增添了新的迷惑力,它还打开了人们的心灵,尤其是每当这种静穆柔美的夜色拢来的时候; 那时候,像冰霜在万籁俱寂的夜空里结成水晶体一样,记忆也突然结晶了。

  (〔美〕麦尔维尔: 《白鲸》)

  光明的盟友是苏生的春天。新生命的梦在温暖麻痹的空气中酝酿。银灰的橄榄树有了绿意。古水道的暗红穹窿之下,杏仁树开满了白花。初醒的罗马郊野: 青草如绿波,欣欣向荣的罂粟如火焰。赤色的葵花,如茵如褥的紫罗兰,像溪水一般在歌唱着,田凫在那积满了塘水的洼地和沼泽上面哀鸣; 鹤和鸿雁高高地飞过天空,发出春的叫喊。脱落了的毛还没有全长起来的家畜在牧场上吼叫起来了; 弯腿的小羊在它们那掉了毛的咩咩地叫着的母亲身边跳跃; 敏捷的小孩在盖满了赤脚印迹的干了的路上奔跑,可以听见在池旁浣衣的农妇们的快活的闲谈,和农民们在院子里修理犁耙的斧声。真正的春天已经到来了。

  (〔法〕罗曼·罗兰: 《约翰·克利斯朵夫》)

  目录:

  描写初春的作文

  描写仲春的作文

  描写暮春的作文


  暮春

  田里到处是热闹的蛙鸣; 山肚里,阳雀子悠徐地发出婉丽的啼声;而泥土的潮气,混和着野草和树叶的芳香,也许还夹杂了茁壮的秧苗的青气,弥漫在温暖的南方四月的夜空里,引得人要醉。

  (周立波: 《在一个星期天里》)

  是春天,差不多是夏天了。大地在微笑。天老爷的碧空上,布满又小又圆的密实高云,涂上了模样儿滑稽的雪白斑点。鸟儿在榉树丛中鸣啭,一股和风从田野上吹来。

  (〔德〕托马斯·曼: 《到墓地的路》)

  不觉间,已到三春时候,杂花生树,飞鸟穿林。春色恰人淡复浓,南山花放北山红,杨枝吹做千条线,唤侣黄鹂弄晓风。只见那百花深处,杜鹃成群,飞去飞来,争鸣不已,把春光点缀得十分熟透。真是一年好景,旖旎风光。

  (〔朝〕 《春香传》)

  这最后一天是一个真的春天; 突然看见这惯常扰攘的天空没有一片云,显得异常宁静,真是特殊的、使人觉得奇怪的事情。风已完全停止了。海面非常平稳; 随处都是同样的淡青色,并且一动不动。太阳闪着一种耀目的白光,而布勒达涅一带粗野的地方,正像一件贵重的东西一样被这种阳光浸染着; 连极远的地方都像快乐而且复活了一样。空气里面有着一种使人感到夏季的愉快的温暖,并且像是永远停滞着,再不会有阴暗的日子和暴风雨似的。再没有云的变化的阴影浮过的海岬与海湾,在太阳底下现出了它们的巨大不变的轮廓; 它们也像是在无尽的静寂中休息着一样……这一切都像是为着要使得他俩的恋爱的佳节更加甜蜜,更加永久似的;——并且人们已经看到一些早开的花,一些沿着沟渠生长的连馨花,或是一些脆弱而没有香气的堇花。

  (〔法〕 罗逖: 《冰岛渔夫》)

  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

  (韩愈: 《晚春》)

  狼藉残红,飞絮濛濛,垂柳阑干尽日风。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

  (欧阳修: 《采桑子》)

苹果女性网 www.lpg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苹果女性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