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苹果女性网 > 生活 > 攻略大全 > 描写秋天的作文辞典,描写秋天的句子大全,描写秋天的名家诗句

描写秋天的作文辞典,描写秋天的句子大全,描写秋天的名家诗句

来源:攻略大全 时间:2018-10-12 点击: 推荐访问:描写秋天的好句子大全

  目录:

  描写初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仲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深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初秋的作文辞典

  太行山的早霜,洒在岗峦上,洒在山林里,也洒在那刚收净庄稼的层层梯田中间。伊汝从车窗里望出去,这种很像盐池边泛碱的、白花花的肃杀秋色,使人感觉怪不舒服。要不是沿途柿树上挂着红灯似的柿子,和山坳里虽看不见人家,却袅袅上升的炊烟,简直没有一点生气。连在公路旁啮着草根,已经啃不出什么名堂的山羊,也呆呆地、毫无半点表情地注视着开过去的长途汽车。

  (李国文: 《月食》)

  夜来枕上隐隐听见渤海湾的潮声,清晨一开门,一阵风从西吹来,吹得人通体新鲜干爽。楼下有人说: “啊,立秋了。”怪不得西风透着新凉,不声不响闯到人间来了。

  才是昨儿,本是万里无云的晴天,可是那天,那山,那海,处处都像漫着层热雾,粘粘渍渍的,不大干净。四野的蝉也作怪,越是热,越爱噪闹,噪得人又热又烦。秋风一起,瞧啊: 天上有云,云是透明的; 山上海上明明罩着层雾,那雾也显得干燥而清爽。

  (杨朔: 《秋风萧瑟》)

  艾格庄佳丽的景色和园林从来没有像当时那样美,令人心荡神摇。初秋的日子里,正当大地被生育弄得倦厌厌的、产下了它的果实、散发出芬芳馥郁的草木气息的时候,树林特别使人心旷神怡: 它们开始抹上这些古铜绿的色调,昔厄纳的土地的浓艳的颜色。这些颜色组成华丽的壁毯,树林隐藏在下面,仿佛向冬天的寒冷挑战。

  大自然在春天曾经显得俏丽、欢乐,像一个企望将来的棕色头发的女子,现在变为郁悒、温柔,像一个追忆往事的金黄头发的女子; 草地变成金色,秋天的花朵露出它们苍白的花瓣。雏菊现在很少用白色的眼睛戳破草坪,人们只看见淡紫色的花托。遍地都是黄色,树阴叶子变得稀疏,色调转变浓重,阳光已经较为倾斜,让橙黄色的和倏忽的微光,让长的闪亮的痕迹溜进树林里面,这些痕迹很快就消逝,像向你告别的妇人的拖在地上的袍子一样。

  (〔法〕 巴尔扎克: 《农民》)

  那时候是秋天,和秋天连接在一起的是阴郁而潮湿的天气、泥泞和雾。一种不自然的绿色——烦闷的、不断的雨水的产物——像一层薄薄的网似的笼罩在原野和田垅上,这绿色对于原野和田垅是这样地不相称,正像老头子撒娇作态,老太婆佩带玫瑰花一样。

  (〔俄〕果戈里: 《伊凡·伊凡诺维奇和伊凡·尼基福罗维奇吵架的故事》)

  到了秋天,院子里有阳光的时间比较短了,阳光比较柔和了,接着那棵小树的叶子也黄了,树上的浆果染上了火红的颜色,古老的院墙呈现出一片凄凉的金色,那股小泉水又给这幅画面添上一些银光。这时候,这个僻静的小院子便有一种出奇的、令人伤感的魅力,它能像一望无际的风景一样,使人在感情方面得到满足。

  (〔德〕凯勒: 《绿衣亨利》)

  这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如此晴朗,使你几乎不能相信英格兰的夏季的那几个月份已经刚刚过去。篱笆、田野、树木、山和原野,呈现出它们的永远变换着的浓绿的色调; 几乎没有一片落叶,几乎没有些微的黄色点缀在夏季的色泽之间,告诉你秋天已经来临。天上明净无云; 太阳照得明亮而温暖; 鸟的歌声和万千只昆虫的营营声,充满在空中; 茅屋旁边的园子里挤满了一切颜色又丰富又美丽的花,在浓露之中闪耀着,像是铺满了灿烂的珠宝的花床。……它的美丽的色彩还一点儿没有褪色。

  (〔英〕 狄更斯: 《匹克威克外传》)

  目录:

  描写初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仲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深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初秋的作文辞典

  太行山的早霜,洒在岗峦上,洒在山林里,也洒在那刚收净庄稼的层层梯田中间。伊汝从车窗里望出去,这种很像盐池边泛碱的、白花花的肃杀秋色,使人感觉怪不舒服。要不是沿途柿树上挂着红灯似的柿子,和山坳里虽看不见人家,却袅袅上升的炊烟,简直没有一点生气。连在公路旁啮着草根,已经啃不出什么名堂的山羊,也呆呆地、毫无半点表情地注视着开过去的长途汽车。

  (李国文: 《月食》)

  夜来枕上隐隐听见渤海湾的潮声,清晨一开门,一阵风从西吹来,吹得人通体新鲜干爽。楼下有人说: “啊,立秋了。”怪不得西风透着新凉,不声不响闯到人间来了。

  才是昨儿,本是万里无云的晴天,可是那天,那山,那海,处处都像漫着层热雾,粘粘渍渍的,不大干净。四野的蝉也作怪,越是热,越爱噪闹,噪得人又热又烦。秋风一起,瞧啊: 天上有云,云是透明的; 山上海上明明罩着层雾,那雾也显得干燥而清爽。

  (杨朔: 《秋风萧瑟》)

  艾格庄佳丽的景色和园林从来没有像当时那样美,令人心荡神摇。初秋的日子里,正当大地被生育弄得倦厌厌的、产下了它的果实、散发出芬芳馥郁的草木气息的时候,树林特别使人心旷神怡: 它们开始抹上这些古铜绿的色调,昔厄纳的土地的浓艳的颜色。这些颜色组成华丽的壁毯,树林隐藏在下面,仿佛向冬天的寒冷挑战。

  大自然在春天曾经显得俏丽、欢乐,像一个企望将来的棕色头发的女子,现在变为郁悒、温柔,像一个追忆往事的金黄头发的女子; 草地变成金色,秋天的花朵露出它们苍白的花瓣。雏菊现在很少用白色的眼睛戳破草坪,人们只看见淡紫色的花托。遍地都是黄色,树阴叶子变得稀疏,色调转变浓重,阳光已经较为倾斜,让橙黄色的和倏忽的微光,让长的闪亮的痕迹溜进树林里面,这些痕迹很快就消逝,像向你告别的妇人的拖在地上的袍子一样。

  (〔法〕 巴尔扎克: 《农民》)

  那时候是秋天,和秋天连接在一起的是阴郁而潮湿的天气、泥泞和雾。一种不自然的绿色——烦闷的、不断的雨水的产物——像一层薄薄的网似的笼罩在原野和田垅上,这绿色对于原野和田垅是这样地不相称,正像老头子撒娇作态,老太婆佩带玫瑰花一样。

  (〔俄〕果戈里: 《伊凡·伊凡诺维奇和伊凡·尼基福罗维奇吵架的故事》)

  到了秋天,院子里有阳光的时间比较短了,阳光比较柔和了,接着那棵小树的叶子也黄了,树上的浆果染上了火红的颜色,古老的院墙呈现出一片凄凉的金色,那股小泉水又给这幅画面添上一些银光。这时候,这个僻静的小院子便有一种出奇的、令人伤感的魅力,它能像一望无际的风景一样,使人在感情方面得到满足。

  (〔德〕凯勒: 《绿衣亨利》)

  这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如此晴朗,使你几乎不能相信英格兰的夏季的那几个月份已经刚刚过去。篱笆、田野、树木、山和原野,呈现出它们的永远变换着的浓绿的色调; 几乎没有一片落叶,几乎没有些微的黄色点缀在夏季的色泽之间,告诉你秋天已经来临。天上明净无云; 太阳照得明亮而温暖; 鸟的歌声和万千只昆虫的营营声,充满在空中; 茅屋旁边的园子里挤满了一切颜色又丰富又美丽的花,在浓露之中闪耀着,像是铺满了灿烂的珠宝的花床。……它的美丽的色彩还一点儿没有褪色。

  (〔英〕 狄更斯: 《匹克威克外传》)

  目录:

  描写初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仲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深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仲秋的作文辞典

  中秋前后是北平最美丽的时候。天气正好不冷不热,昼夜的长短也划分得匀。没有冬季从蒙古吹来的黄风,也没有伏天里挟着冰雹的暴雨。天是那么高,那么蓝,那么亮,好像是含着笑告诉北平的人们: 在这些天里,大自然是不会给你们什么威胁与损害的。西山北山的蓝色都加深了一些,每天傍晚还披上各色的霞被。

  (老舍: 《四世同堂》)

  阳历八月已经过去,九月随着一阵一阵的凉风来到陕甘宁边区了。淡淡的云,红红的霞,高高的天空。梨儿有多么香,枣儿有多么脆。到处是绿的,到处都是树。——这是边区一年中最好的时候。

  (欧阳山: 《高千大》)

  每一样东西上——远的和近的——都有一层秋天才可以见到的神秘的透明的光辉。麻雀山和那个村子,那个礼拜堂,以及那所白房子,都遥遥可见。光秃的树木、沙地、房子上的砖和房顶、绿色礼拜堂的尖顶,以及远处那所白房子的房角,都把最细致的轮廓,以不常见的清晰,在透明的空气中显露出来。附近可以看见那所习见的法国人据有的半烧毁的府邸的残迹,以及围墙旁边还露出深绿色的丁香树丛。就连那所残破的污秽的房子——在阴暗的天气,那是丑得可憎的——这时,在那明净的一动不动的光彩中,也似乎是静美了的。

  (〔俄〕 列夫·托尔斯泰: 《战争与和平》)

  在八月冷漠的天空下,辽阔的田野寂静无声。炎夏已经悄悄地溜走了; 农忙后的田野,留下一片凄凉的景象。一眼望去,道路两边全是光秃秃的麦茬地,看不见麦捆和麦垛。收割过的牧草地里,牲口垂头丧气地在来回走动。成熟了的玉米忧郁地发出沙沙的响声。成群的灰雀不时像一片乌云似地从玉米地里腾空而起,又像下雹子似地纷纷散落在满是尘土的道路上。百舌鸟在割过的牧草地上空低飞盘旋。突然,在你头顶的上方,一只乌鸦绝望地叫了一声飞走了。于是,一种惆怅的感觉会向你的心头袭来,勾起你无限的愁绪。

  (〔保〕埃林·彼林: 《未收的麦田》)

  目录:

  描写初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仲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深秋的作文辞典


  描写深秋的作文辞典

  欧阳子方夜读书,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然而听之。曰:异哉! 初淅沥以潇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 ����铮铮, 金铁皆鸣。 又如赴敌之兵,枚衔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予谓童子:“此何声也,汝出视之。”童子曰: “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予曰: 噫嘻,悲哉! 此秋声也,胡为乎来哉?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凛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一气之余烈。

  (欧阳修: 《秋声赋》)

  那天地萧杀之气,已是到处弥漫。院子里的秋海棠,野菊,不用说早已枯黄凋谢,连那几株百年合抱的大苦栗树,也抵不过霜威风力,一片片的枯叶,蝉联飘坠,层层堆叠,差不多把我们的院子变成黄沙黄碛,还有那些树上的叶,虽然还懒在那里挣他残命,却带着一种沉暮凄凉之色,向空中战抖抖地作响……到后来索性连枝带梗跌下来……

  (梁启超: 《欧游心影录楔子》)

  秋末,后园里的大榆树也落了叶子,园里荒凉了,没有什么好玩的了。

  长在前院的蒿草,也都败坏了而倒了下来,房后菜园上的各种秧棵完全挂满了白霜,老榆树全身的叶子已经没有多少了,可是秋风还在摇动着它。天空是发灰的,云彩也失去了形状,好像被洗过砚台的水盆,有深有浅,混洞洞的。这样的云彩,有的带来了雨点,有时带来了细雪。

  (萧红: 《呼兰河传》)

  中秋节过去,田间变成残败的田间;太阳的光线渐渐从高空忧郁下来,阴湿的气息在田间到处撩走。南部的高粱完全睡倒下来,接接连连的望去,黄豆秧和揉乱的头发一样蓬蓬在地,也有的地面完全拔秃似的。

  (萧红: 《生死场》)

  三藏遂直西前进。正是那季秋天气。但见:

  数村木落芦花碎,几树枫杨红叶坠。路途烟雨故人稀,黄菊丽, 山骨细, 水寒荷破人憔悴。 白蘋红蓼霜天雪, 落霞孤鹜长空坠。依稀黯淡野云飞,玄鸟去,宾鸿至,嘹嘹呖呖声宵碎。

  (吴承恩: 《西游记》)

  这是个沉冥的秋日,天上的灰云飞来飞去不住地流动着,日光隐在山峰上面露不出它那薄弱的光线来。四周的树木初迎着飘萧的凉风,都在同他们快摇落的叶儿私语。从远远的地平线下,有层层的薄雾向旷野中散漫着卷来,令人看着容易引起无尽的秋思。

  (王统照: 《沉船》)

  最好的还要算是秋季。谷子黄了,高粱红了,棒子拖着长颈,像是游击战争年代平原人铁矛上飘拂的红缨。秋风一吹,飘飘飒飒,这无边无涯的平原,就像排满了我们欢腾呐喊的兵团!

  (魏巍: 《东方》)

  延安的秋天是美丽的。天高气爽,浮云流逝。在蓝湛湛的苍穹下,四周群山显得低矮了。延河滩里一马平川,黄熟的谷子、糜子、麻籽,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延水清澈见底,绿得发蓝,可以沐浴洗涤。

  (陈模: 《延安的秋天》)

  灰暗的云块,缓缓地从南向北移行,阳光暗淡,天气阴冷,给人们一种荒凉寥落的感觉。

  涟水城外,淤河两岸酱黄色的田野,寂寞地躺着。

  开始枯黄的树林里,鸟鹊惊惶地噪叫着,惊惶地飞来飞去。这里特有的楝雀,大群大群地从这个村庄,这个树林,忽然飞到那个村庄,那个树林里去,接着,又从那个村庄,那个树林,飞到远远的村庄,树林里去。

  淤河堤岸的大道上,平日过往不断的行人、旅客、商贩的车辆、骡马也绝迹了。南城门外,那棵出生了二百四十年的高大的巨伞般的老白果树,孤独地站在淤河边上,在寒风里摇曳着枯枝残叶,发着唏嘘的叹息声。

  这是深秋初冬的时节。高粱、玉米、黄豆已经收割完了,枯黑的山芋藤子,拖延在田里,像是一条条长辫子。农场上大大小小的一堆堆高粱秆、豆秸,寂寞地蹲伏在那里。听不到鸡啼,着不到牛群,赶牛打场或者进行冬耕的农民们悠扬响亮的勒声,也好几天听不到了。

  (吴强: 《红日》)

  秋末的黄昏来得总是很快,还没等山野上被日光蒸发起的水气消散,太阳就落进了西山。于是,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山峰的阴影,更快地倒压在村庄上,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但不久,又被月亮烛成银灰色了。

  (冯德英: 《苦菜花》)

  秋天,比春夫更富有欣欣向荣的景象。

  秋天,比春天更富有灿烂绚丽的色彩。

  你瞧,西面山洼里那一片柿树,红得多么好看,简直像一片火似的。古今多少诗人画家都称道枫叶的颜色,然而,比起柿树来,那枫叶却不知要逊色多少呢。

  还有苹果,那驰名中外的红香蕉苹果,也是那么红,那么鲜艳,那么逗人喜爱。大金帅苹果则金光闪闪,呈现出一片黄澄澄的颜色。山楂树上缀满了一颗颗红玛瑙似的果子。葡萄呢,就更加绚丽多彩,那种叫“水晶”的,长得长长的,绿绿的,晶莹透明,真像是用水晶和玉石雕刻出来似的;而那种叫红玫瑰的,则紫中带亮,圆润可爱,活像一串串紫色的珍珠。……

  啊! 好一派迷人的秋色!

  我喜爱这绚丽灿烂的秋色,因为它表示着成熟和繁荣,也意味着愉快和欢乐。

  ……几天来,我不断地漫步山野,巡行田间。眼前那绚丽缤纷的大好秋色,真使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啊,多么使人心醉的绚丽灿烂的秋色,多么令人兴奋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啊!

  在这里,我们根本看不到欧阳修所描写的那种“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意萧条,山川寂寥”的凄凉景色,更看不到那种“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的悲秋情绪。看到的只是万紫千红的丰收景象和奋发蓬勃的繁荣气象。因为在这里,秋天不是人生易老的象征,而是繁荣昌盛的标志。写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欧阳修把秋天描写得那么肃杀悲凉,因为他写的不只是时令上的秋天,而且是那个时代、那个社会在作者思想上的反映。我们可以大胆地说,如果欧阳修生活在今天的话,那他的《秋声赋》一定会是另外一种内容,另外一种色调。

  我爱秋天。

  我爱我们这个时代的秋天。

  我愿这大好秋色永驻人间。

  (峻青: 《秋色赋》)

  秋雨打着他们的脸。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低低地压着大地。已经是深秋了,森林里那一望无际的林木都已光秃,老树阴郁地站着,让褐色的苔掩住它身上的皱纹。无情的秋天剥下了它们美丽的衣裳,它们只好枯秃地站在那里。

  (〔苏〕尼·奥斯特洛夫斯基: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太阳已经升到树林上面。霜早已融化。晴朗淡蓝的高空万里无云,像冰一般地澄澈。被潮湿的金光所笼罩的树木,遮盖着大路。这一天是温暖的,不像是秋天。

  (〔苏〕 法捷耶夫: 《毁灭》)

  秋深了。太阳黯淡了。自然界萎谢了: 在十月的云雾之下,颜色慢慢的褪了; 高峰上已经盖了初雪,平原上已经罩了浓雾。……潮湿的树林缄默无声,仿佛在悄悄的哭。林木深处,一头孤单的鸟温和的怯生生的叫着,它也觉得冬天快来了。轻绡似的雾里,远远传来羊群的铃声,呜呜咽咽的,好像从他们的心灵深处发出来的……

  (〔法〕 罗曼·罗兰: 《约翰·克利斯朵夫》)

  秋天,绚烂的秋天,把它的金色和紫色掺杂在依然鲜明的最后剩余的绿色里,仿佛是日光融成了点滴从天上落到了茂密的树丛里。

  (〔法〕莫泊桑: 《一个诺曼第人》)

  一个美丽的秋日,一个加利福尼亚小阳春的日子,暖和、困人,使人给季节变换时的静寂弄得心神不定。太阳曚曚昽昽的。一丝丝微风飘忽着,并不惊动瞌睡中的空气。迷迷糊糊的紫色的雾霭,不是水汽,而是色彩交织成的帷幕,躲在山冈深处。旧金山屹立在高地上,像一滩模糊的轻烟。横在中间的海湾,像熔化了的铅似的闪着暗淡的光芒。水面上的帆船,有的一动不动的躺着,有的随着缓缓的潮水漂流。遥远的塔玛尔派斯山,在银色的雾霭中隐隐约约,巍然高耸在金门海峡一旁,这海峡在西斜的阳光中,活像一条淡金色的小道。再过去是辽阔的太平洋,茫茫一片,在地平线上掀起了一堆堆滚滚的云块,它们正朝陆地汹涌而来,警告着冬季第一股狂暴的风息即将来临。

  (〔美〕 杰克·伦敦: 《马丁·伊登》)

  在红艳艳的天空中,旭日像醉汉的面孔般涨得通红地从树后出现了。大地上覆满了白霜,干燥而坚硬,在农庄里的人们的脚下,踏得簌簌作响。一夜之间,白杨树上的叶子完全落光; 在那片荒地后面,望得见一条长长的碧绿的波涛,翻腾着白色的泡沫。

  梧桐树和菩提树的叶子在疾风中纷纷凋落了。每吹过一阵寒风,经霜的树叶猝然脱离树枝,像一群飞鸟一般,在风中飞舞。

  (〔法〕莫泊桑: 《一生》)

  秋风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

  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

  高粱好似一队队的“红领巾”,悄悄地把周围的道路观察;

  向日葵摇头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处的红色天涯。

  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熟的庄稼;

  密集的芦苇,细心地护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野花。

  蝉声消退了,多嘴的麻雀已不在房顶上吱喳;

  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哗。

  大雁即将南去,水上默默浮动着白净的野鸭;

  秋凉刚刚在这里落脚,暑热还藏在好客的人家。

  秋天的团泊洼啊,好像在香甜的梦中睡傻;

  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

  (郭小川: 《团泊洼的秋天》)

攻略大全推荐文章

苹果女性网 www.lpg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苹果女性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